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福借钱


  ◎崔国哲(朝鲜族)◎陈雪鸿译

  苦苦等待的国庆节黄金周终于到了,需要准备的东西十分繁杂。除了钓鱼器具之外,还要准备帐篷、垫子、燃气炉、小锅、米等东西。在准备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时,早就等候在楼下的钓友们更是接连不断地催了又催。

  马上就来——几次食言后正打算出门时,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就说我不在。对着正要去接电话的妻子,我号令般地扔下一句话后转过身去。十有八九是找我的电话。

  南大川?现在正要出门呢…一好的…一哎,好像是鱼塘找你。

  该死的……鱼塘找我……看来妻子已经知道我们这次又要去南大川钓鱼。等等,会不会又是日福来的电话呢?

  我不情愿地接过电话,在确认了把话筒震得山响的特有声音后,没有猜错的轻微放心和这次会不会又是借钱的隐隐不安在同一时间里不约而至。既然是花工夫打来的电话,肯定是有所祈求。

  嗨嗨嗨嗨……你正要出门去钓鱼,我这电话也许打得不是时候吧?

  日福特有的大嘴和嗨嗨嗨嗨的清脆笑声,仿佛不是来自话筒,而是在旁边耳闻目睹一般。

  办公室里的同事从来不提日福名字,总是用嗨嗨嗨找你,嗨嗨嗨又来电话了来代替。看来日福特有的嗨嗨嗨颇有人气。

  有什么事情呢?还装得那么客气……然而,日福似乎并不认为是客气,而是直接回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

  既然知道不是时候,我本不应该打电话。

  本来就不应该打嘛,此话从我嘴里脱口而出。与日福说话绝不能文质彬彬。假如在交往中像书呆子那样客气,像共青团书记那样谦恭的话,反而是更糟糕的事情,所以必须使用强硬口气。

  嗨嗨嗨,我今天结婚,你挤出一天时间来当我的傧相吧。我们村子太穷,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能用的家伙。

  什么?你今天结婚?

  夜半闻梦语也许就是这种情况吧。

  怎么?我就不能结婚吗?嗨嗨嗨嗨。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这样的消息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而且又是在当天……

  嗨嗨嗨,都怪我老是给你添麻烦,所以没好意思事先通知你……实在是因为身边没有人,才厚着脸皮来求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赶快来吧,我等着你。

  说完,他不等我答话就挂断了电话。哈哈,这可是太让人为难了。而且,日福结婚,我为什么非去不可呢!

  怎么啦?

  妻子生怕自己接了不该接的电话,担心我会责怪,所以一直提心吊胆地看着我,见我接完电话后满脸不快,更是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脸上充满了狐疑和担忧。

  日福要结婚了。

  日福?日福是谁?

  就是南大川的日福,嫂子的堂兄弟……

  哦,嫂子的堂兄弟……日福?结婚是怎么回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