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福借钱


  ◎崔国哲(朝鲜族)◎陈雪鸿译

  苦苦等待的国庆节黄金周终于到了,需要准备的东西十分繁杂。除了钓鱼器具之外,还要准备帐篷、垫子、燃气炉、小锅、米等东西。在准备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时,早就等候在楼下的钓友们更是接连不断地催了又催。

  马上就来——几次食言后正打算出门时,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就说我不在。对着正要去接电话的妻子,我号令般地扔下一句话后转过身去。十有八九是找我的电话。

  南大川?现在正要出门呢…一好的…一哎,好像是鱼塘找你。

  该死的……鱼塘找我……看来妻子已经知道我们这次又要去南大川钓鱼。等等,会不会又是日福来的电话呢?

  我不情愿地接过电话,在确认了把话筒震得山响的特有声音后,没有猜错的轻微放心和这次会不会又是借钱的隐隐不安在同一时间里不约而至。既然是花工夫打来的电话,肯定是有所祈求。

  嗨嗨嗨嗨……你正要出门去钓鱼,我这电话也许打得不是时候吧?

  日福特有的大嘴和嗨嗨嗨嗨的清脆笑声,仿佛不是来自话筒,而是在旁边耳闻目睹一般。

  办公室里的同事从来不提日福名字,总是用嗨嗨嗨找你,嗨嗨嗨又来电话了来代替。看来日福特有的嗨嗨嗨颇有人气。

  有什么事情呢?还装得那么客气……然而,日福似乎并不认为是客气,而是直接回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

  既然知道不是时候,我本不应该打电话。

  本来就不应该打嘛,此话从我嘴里脱口而出。与日福说话绝不能文质彬彬。假如在交往中像书呆子那样客气,像共青团书记那样谦恭的话,反而是更糟糕的事情,所以必须使用强硬口气。

  嗨嗨嗨,我今天结婚,你挤出一天时间来当我的傧相吧。我们村子太穷,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能用的家伙。

  什么?你今天结婚?

  夜半闻梦语也许就是这种情况吧。

  怎么?我就不能结婚吗?嗨嗨嗨嗨。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这样的消息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而且又是在当天……

  嗨嗨嗨,都怪我老是给你添麻烦,所以没好意思事先通知你……实在是因为身边没有人,才厚着脸皮来求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赶快来吧,我等着你。

  说完,他不等我答话就挂断了电话。哈哈,这可是太让人为难了。而且,日福结婚,我为什么非去不可呢!

  怎么啦?

  妻子生怕自己接了不该接的电话,担心我会责怪,所以一直提心吊胆地看着我,见我接完电话后满脸不快,更是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脸上充满了狐疑和担忧。

  日福要结婚了。

  日福?日福是谁?

  就是南大川的日福,嫂子的堂兄弟……

  哦,嫂子的堂兄弟……日福?结婚是怎么回事?

  结婚就是娶老婆呗。

  哦,也就是说他一直打着光棍?

  妻子在城里长大,对乡下一无所知,光听说乡下未婚的小伙子正在盲目地等待机会,却从来没有真正用心去想过。

  太可怜了,真是人到四十刚找到另一只袜子啊。

  南大川位于延吉通往珲春的路口。

  这是哥哥岳母家的村子,并不是一个被认为太过荒凉的地方。虽然不像其他村子那样村后是梨树之类的山林,但是也背靠丘陵一般的小山,村前有一条一到旱季就变得像黄牛尿一样流淌的南大川。我曾随哥哥去过几次,认识嫂子他们家住的村子。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因为别的事情要在南大川与谁相见。这在我命运中也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那是我到报社后不久,同事来电话说有人找我。那天,我正外出采访,来电话时采访还在进行,因此有些不高兴地回了一句以后再说,就挂断了电话。不料同事又打来电话说找我的人根本没想走,非要等下去不可,还说自己是从南大川来的。

  南大川?

  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南大川并没有人认识我呀,即使有人认识我,也只有日子过得不富裕的嫂子一家。给我打了两次电话催促的女同事还画蛇添足地告诉我,那人说是我亲家。看来无论如何也得回去看看。

  倒不是因为女同事催促,而是因为中午时间让一个陌生人独自呆呆地坐在办公室里,有悖于我们单位的风格。于是,采访一结束,我就径直返回报社,途中一直被难解的疑虑折磨着。

  南大川的亲家?要说亲家,只有从嫂子那里论的那些……会是谁呢?

  等我心急火燎地赶回办公室,见到的是一个陌生的乡下男子。而且还是个谢了顶的长得像黄牛一般又粗又壮的男人。

  他一见我,就像见了熟人似的嗨嗨嗨嗨……一阵连发,倒也引起我一番好奇心,可紧接着的却像是后脑勺被击中一般的感觉。

分享:
 
更多关于“日福借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