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鸽子的麻烦


□ 胡传永

莽汉病重期间,他的二弟从乡下买来四只乳鸽,想让我杀了炖汤给他大哥补补。我之所以没杀,一是因为莽汉当时的病情已发展到不容进这样补的地步;二是因为莽汉也不让杀,他是一个极爱动物的人,尤其是鸟类,他的厚厚的两大本《观察日记》中有三分之二的文字都是用在记录他所观察到的各种小鸟上;三是因为我从小到老一直有个改不了的毛病:害怕看到宰杀牲畜,特别是在我的家里出现那血淋淋的场面。更何况我和莽汉都对鸽子还有另一层的爱,因为《圣经》里多处提到鸽子:《创世记》里,四十日大水之后,衔了橄榄叶子的鸽子给人类带来了新生的希望和和平的信息;耶稣在派遣门徒出去传扬天国真理时曾嘱咐他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约翰为耶稣施洗以后,圣灵像鸽子从天而降,救恩时代从此开始……与鸽子有了这样一层特殊关系,我岂能再去杀它!
四只鸽子就这样幸免于难。
婆婆怕它们飞了,将它们关在一个小笼子里,这不行,“不自由,毋宁死”,还不如杀了它们呢!趁着婆婆不在家时,我将它们放了出来,也没见它们有要飞走的意思。可婆婆到底不放心,趁我不在家时将它们的翅膀毛剪了,放在鸡圈里养。
这下子麻烦来了。
小家伙们都非常会吃,却又都无法减肥,几个月下来,一个个吃得膘肥体壮,等新的翅膀毛发出来了,全赘着个胖嘟嘟的大身子,飞不起来了。飞不起来,却又天性使然不甘蛰伏,于是便一有空就站在地上,踮起小爪儿,扇动双翅,扑啦啦,扑啦啦……没用,只将院内的灰尘搅得个四处起雾,八只爪子一只也没离开过地表半寸。
不能飞,增加了它们处境的危险性。家里的猫狗都很懂事,从不敢去碰人不让其碰的东西,可邻里的猫不管这些,来串门时看见了四个肉乎乎的活物,咪呜一声扑上去叼起那只最肥的小灰就向外撒。母鸡小黄路见不平,仗义执言,怪声怪调地“啊啊”着报警。听到响动我赶紧跑出来撵走了盗贼,小灰的翅膀却落下了终生残疾。
小家伙们渐渐长大,到了发情期,更大的麻烦来了,原来这四只鸽子中只有一只雌性,况且鸽子是终生一夫一妻制,从不乱来的。三个小伙子那个争吧夺吧!各自都将脖子上的毛奓拉着,奓拉着来加大自己的体形,一为引诱女士,二为吓唬对手。管用吗?不管用的,都是道上的,谁又不懂这个道!于是开始了打斗,只啄得天昏地暗,鸽毛乱飞。几天下来,三位男士的脖子上全都成了稀毛秃子。
接下来,哥仨突然改变了战术,从院中衔些落叶和碎草之类在三个不同的地方铺窝,窝铺好了,就都在各自的窝前咕咕咕地作邀请状,看来它们是要把最后的决定权交给那位女士了,也倒不失公平。残了翅膀的家伙首先被淘汰,因为那女士连看也不看它一眼。另外两只呢,一只个头儿大些,一只稍瘦一点,我想这个稍瘦一点的也可能要出局,但出乎我的意料,小女生最终还是钻到了稍瘦一点的“新房”里。
两个败下阵来的家伙成了光棍,成天怨声载道,咕咕,咕咕,咕咕……是“孤孤”啊,还是“苦苦”,或者是“孤苦”?不知道,反正它就这么按它自己的意思嘀咕着。从早到晚甚至夜里也嘀咕个不停。那咕咕声虽然平稳、低沉,但那单一执著的音调让人听起来十分的揪心,感到难受。我本来睡眠就不大好,夜里不能入眠也就算了,可我所做的文字工作又最怕这种无休止的烦扰,小东西们却又偏偏不近人情,我行我素,聒噪吵闹,我的头都被咕咕得大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