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哲学的法眼(散文)


□ 张天夫

  在室内待久了,听蝉一声声长鸣,大脑昏沉沉的,我想出去走走,找一种让心能沉淀的东西。

  来到河南鹿邑曲仁里,循着青牛哞哞的叫声,我敲开了老子的庄门。老子穿一身米黄色布袍,白发披肩,银眉垂目,两眼深陷,积电火之光。我们在麦席上盘膝而坐,中间一瓦碟干枣,横一卷松烟墨书写的《道德经》。“先生何谓道?”老子长眉一扬,声如古钟:“道乃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绝。生于无,行于有。这种东西在物形以上,看不见,摸不着,恍恍惚惚,周行而不殆,可为天下母。道能生一,一又生二……乃至万物。”老子侃侃而谈,枣子树下的青牛闭目入神。我望着窗外飘过来的白云,想寻宇宙的根,只见屋檐前的茅草无风自动。人说老子是条龙,别说捉住它,连琢磨都琢磨不透。我被老子这条龙用“道”网住,一时找不到天地的门户。

  辞别老子,来到鲁国曲阜。孔子身着素衣,头顶蓝色扎帕,胡须如漆。正在宅中井边汲水。我趋步向前,深深一揖。孔子放下手中瓦缶,“贤契迟来,今不如昔久矣!我将乘桴浮于海。”孔子不像老聃,眼珠子嵌在九天之上,他琢磨的是地上的事,说话也没老子超逸,眉宇间总堆团疑云,怀天下不能,弃天下不安,朝朝想的是如何用中庸克己复礼。孔子用温婉的山东话絮絮滔滔宣讲他的修正之道和仁恕之本。子路闯过来,立在檐下大呼:“先生!天下会听我们的吗?周敬王被郑、晋两国一闹,又跑出宫去了。”孔子有些尴尬,眼神和傍晚欲雨的天色重叠在一起。不久前,南宫敬叔曾驾牛车,陪孔子上周都洛阳向老子问过礼。午餐间,孔子异常兴奋,表明自己的志向,要彻底、全面、不折扣地恢复周礼,修身齐家治国安天下,老子感到他有点外露。临别,叮嘱他推行礼要逢明君则辅,遇非明君则要“蓬累而行”,顺风而走,适可而止。我看到了孔子的单纯和可爱。子路送我出杏坛,在柏树下拱了拱手:“先生别介意,老师是当世圣人,只是言论过于高贵,谁也买不起!”

  我踽踽独行,临近汉水,碰上了吴国军队。吴王替伍子胥报杀父之仇,打败楚昭王,凯旋归来,孙武正威风凛凛地坐在兵车上,两只眼睛刺过来,犹如一对张开的剑。问取胜之道,孙武狡黠一笑:“兵者,诡道也。无道,无形。”随着笑声铁甲铮铮作响。在宋国荒郊,有幸见到墨翟,背着半个月的窝窝头,登一双草鞋,满脚血泡,从鲁国来,在人烟稀少的路上奔跑了五日五夜。他要用墨家“兼爱”、“非攻”的学说,去说服楚王放弃攻宋。过黄河渡口,老远看见一个黑衣黑帽,热不卸冠,后背捆着一包竹简的人,认出是韩非子,问他去哪儿?非子毫不掩饰,告诉我要游说秦王赢政,去孔子君子之仁,行君王之仁,以禁法统一天下。说话时满口血腥气……

  在齐鲁、在吴楚,我闯入了一片星空,这片星空里每个星座移动一下,都可以给当时制造一起八级地震。诸子们吵吵闹闹,用争相辉映的光芒,在中华文明的源头创立了一部动力学——天下如何有为。老子一个劲地宣扬他的“无为”说,也就是要点化当政者如何大有为的聪明之学。时势造思想,但时势一旦造出太多的思想,思想会造出更多的乱世,乃至让天下招架不住。到了汉武帝,出了个广川人董仲舒,他深谙此道,鼓动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天下似乎多了几分清静,却并没有因减少几件罩衣而去了燥热。儒家把历史推人了正道,将知识分子捆绑在车轮上,沿着修身、正心、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轨道一路呼啸。车轮后面抛出来的是汉末、三国、两晋、南北朝四百余年混乱不堪的滚滚黑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