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淘书节,我的梦和我的生命


□ 张福成

淘书节,我的梦和我的生命
张福成

风声,雨声,淘书声,声声入耳。
2005年的国庆节,当人们沉侵在节日的欢声笑语和尽情地享受假日的愉快与潇洒时,我却沐浴着纷纷细雨,弯着已再难以伸直的腰,在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首届武汉淘书节”现场旁边一个亭子前排队,买两元钱一个的烧饼。我咀嚼着烧饼,合着风声、雨声、淘书声,伴着雨滴和停在鼻梁上忍不住下滑的泪珠,从这书山人海的“淘书节”中回到我的过去。
那年,我14岁。在东北吉林最贫穷的一个小村的土炕上,光着脱掉像树皮一样僵硬的上衣的身子,在灰暗的煤油灯的阴影中,和哥哥争抢一本没有封面,缺章少页的《红楼梦》。这一册书在我们那里也是很难找到第二本的,就这样,在一争一抢中,8年的日月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过去了。
那年,我22岁。早上7点钟不到,排着长队在汉口武胜路新华书店的门前,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新华书店的两扇大门,捂着刚领到的第一个月的24元工资,眼睁睁地盼着早点买到高考辅导书。
那年,我26年。还有半年电大毕业。我在工厂的厕所里,掖下挟着一本《电视英语》正在默读,这时走进来的厂党委李书记说:“你哑着个嗓子,说也说不出来,还学英语,有用吗?”
那年,我32岁。女儿3岁,下岗了,在武汉市汉阳区五里新村摆起了书摊。是越来越多的书养活了我们一家三口,是那一本本《知音》、《读者》,还有中外名著,多种版本的《红楼梦》、《约翰•克里斯朵夫》、《莎士比亚戏剧》,使我们一家人达到了小康。也是那年,武汉市汉阳区的两位残疾朋友:邱波没了双腿,董叔两眼看不见。他们在深夜两点一个摇着轮椅,一个拄着盲仗,分别从汉阳火车站、汉阳钟家村,历经两个小时,来到汉口北京路印刷厂的门口,买上千份的《武汉晚报•周末版》。正是这一本又一本的书,一份又一份的报刊和他们自强不息的努力,使他们不仅就够生存,而且娶妻生子,过上比一般正常人更富裕殷实的日子。
那年,我35岁。在武胜路文化市场,创办了全国第一家帮助农民兄弟发家致富的书店,即农友书社。一边邮购一边批发,一年下来上百万册金盾出版社的农业科技图书从我这十几平米的书店批发,流通到湖北和全国各地农村。这数以百万册的图书,不知使多少农民兄弟脱贫致富,我无法统计,但我十分欣慰。
那年,我37岁。不安分的我,接到了一份山东济南的“黑色”订单,书名也是“黑色”的叫作《黑雨》,是写朝鲜战争的一部小说。我用女儿的鞋,捆着从亲朋好友那里东拼西凑的13000元钱去济南订书。那年正是中国知识需求高峰期,是只要有文字的纸就能变成人民币的年代,也是我国书刊出版业的高潮繁荣期,《黑雨》已被武汉一位同行包销,我就扑了空。济南市作协的一位老师好心向我介绍了一本杂志,我看了一下内容简介,认为还有读者群,就付了书款。我当时还没出道,无所事事,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都挤在宾馆、饭店里喝酒、打牌。把一万多元现金交给不认识的人去发货也不放心,就坚持和发杂志的人一同去印刷厂发货。谁知这一去就到了人们所说的所谓“完成完美人生”的地方:山东省临沂沂南的牢房里,作为盗印图书者,在这里我度过了人生中的漫长的“完美人生”。在那些天的夜里,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有一天,被哨兵叫到铁窗前,还没站稳脸上就“嘭”地挨了一拳,事后才明白是没有喊“报告政府”。舔着自己的鼻血,黎明,我梦见三条金光闪闪的大龙从铁门爬了出去。待我再次呼吸到大自然新鲜空气时,正好是八一建军节。我为鉴别盗版书的经历交了一笔宝贵的学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