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于细微中看余秋雨


□ 黄惟群



余秋雨的才气不用否认。他胸拥雄兵,潇洒自若、文字组合风流飘逸得如入无人之境。他不仅拥有才气还拥有释放才气的能力,且是高超能力。他的才气和释放能力完全可以供他为自己雕一尊不差的塑像,问题是,一个过于欣赏自己才能的人往往因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进一步发展而为画蛇添足弄巧成拙。
读余秋雨的文章,不管看到看不到,耳中似乎总能听到那么一声“啊——”,或悠长,或悠扬,发挥顺利得意时还能在空中打几个折,一声声,声声不绝。这声“啊”充斥在文字语句中、充斥在段落中、像“贝斯”一样充斥在整篇文章中,甚至还充斥在他仅仅用来换口气的标点符号中。
但严格地说,他是个不怎么懂得节制懂得见好就收的人,他全然不知那一声声“啊”的频繁出现,是有足够理由让人警惕、怀疑、甚至反感的。
《借我一生》是自传。自传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思想、感情和经历。《借我一生》中,仍然可以不时听到这声悠长的“啊”。可以这样说,这卢“啊”早巳潜在于余秋雨先生的观察方法、思维方法、表达方法中,和他的写作目的紧紧纠缠一起;这声“啊”其实不知不觉中早已成了他的呼吸,溶化在了他的血液里。



对于文革,余秋雨是整场运动起头至尾的亲身经历者。《借我一生》中“一物一物”章之七(《收获》2004年第四期162页),余秋雨对红卫兵和工人阶级在文革中的作用作了一段分析。今天,当人们把文革的罪恶全都推到四人帮、红卫兵身上时,他提出:
文革中,红卫兵起到的作用其实不过一二年,十年之所以是十年,必须还有八九年的磨难,那怎么能假装看不到那一把把地搁置了那么久的权力之椅,椅子上坐着的那些看起来憨厚朴实的劳动者身躯?
不久前,悼念二战亡灵时,德国一位年青学者痛心疾首地提出:这场战争的罪恶难道是希特勒一人承担得了的?整个德国当时不也疯狂?德意志民族的灵魂中到底存有怎样一个可怕的恶魔?!
文革十年,是值得我们整个民族深刻反省的。
余秋雨真该用他的才气、经历、正义感,认认真真写一本关于文革的书。他完全有能力将这书写出色,写得面目一新、发聋振聩,让所有愿意回避事实的人都无法回避。
写军垦农场生活,余秋雨笔下出现一个因政治诬陷所逼投河自杀的女同学。那一幕,他将那个时代的荒唐与残酷写出来了,将同学们心中无言的悲哀、沉默的愤懑也写出来了。
军医让所有男生离开十米,留下四个女生给死者换衣,我们立刻转过身去,离开几步,站住。女同学并不是留下四个,而是一个都没有走。
她们自动地围成了一个圈,组成了一堵围墙,护卫着自己的伙伴在岸草间、月光下,最后一次更衣。
当军医要选四名男生摇船把尸体送去县城时,几乎所有男生都拥到了河边,听候军医挑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