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米其林指南肯为一碗担担面微服私访吗?


□ 何志毛

  生活是最伟大的。以‘人文的物质主义’名义,向所有致力于提升生活品质的人、事、物,致敬。
  
  向来对吃不太在意,被行家棒喝一声之后又摸了一把,说,美食不是比谁的钞票大。你只是没有碰到真正美食而已。
  也是。当初在顺德居住时,常有好吃客开车带一票人马,奔向容奇、陈村甚至番禺、中山一些临河沿沟的简陋街巷人家。没有招牌,或者招牌全无现代样子,入得店去,老板伙计身份常是一肩挑起的中年男人冲你扬扬头,你不需报菜名,只需说个斤两就好。譬如两斤,就那么一种菜,鸡子(睾丸)或乌糟鸡,一种做法,前者打边炉,后者用荷叶包着蒸。外加青菜若干种。没有菜谱,也没有地方写明菜价,主人问清斤两就去厨房忙活,好吃客也不多话,转头招呼弟兄们闲扯。菜上来后,客人吃着热闹,主人在收银台后看着门户杨柳发呆。吃完结账,主人说个数字,客人掏荷包,两便,口水都流进美食中去了,此外不堪之事绝不多费半点口舌。
  我们一位香港来的副总裁,方头大耳,看上去是个吃家。对所住五星级酒店的食物不太看得上眼,但是自从跟我们这拨小青年吃过这弯街斜巷里的鸡子火锅之后,有人常在那家店子前看到他的奔驰车。不是说他的大奔有多牛B,而是那家店前的空地实在逼仄,大家伙停在那,明显有挡道嫌疑。
  我隐约还记得那鸡子的价,80元一斤吧。三四个人也就二斤足矣。在那一块儿,算独门功夫。
  可惜人到广州之后反而重新捡回了五岁前的口味,除了五羊新村一臭水沟旁边林立的川湘菜,对其他美食美味的探究兴趣,明显淡了。
  前一阵到香港,偶尔经人介绍到詠藜園吃饭。说实话,一开始并未抱太浓希望,因为那地方——黄埔花园——居然不通地铁,这在交通四通八达的香港相当于“死角”地带了。
  但蔡澜美食坊这地名还是有蛊惑力的。不管是否吃家,蔡澜的名字哪能不知道一二呢?论剑找金庸,讲吃肯定听蔡澜啊。詠藜園的招牌就是蔡澜写的。小时我练过一阵书法,蔡澜能写出那种字,只能说香港人对中华文化传统的东西保存得不是一般好,而是相当好。
  美食坊的餐厅不少,但蔡澜亲奉墨宝的店子显然不多。詠藜園一气开了三家,一字儿摆开。朱门圆拱,透着喜气。
  老板娘杨太是个爽朗的人,说话像打机关枪。前不久她刚刚去北大做完演讲回来,普通话够流畅,重要的是,她永远能把一种热情写在脸上,无论是客人,还是给客人上菜的小伙计,她都能机敏而真诚地找到几句赞赏的话,让对方感到舒服受用。
  我平素有个怪毛病,虽然自己做不了商人,但是曾在大企业受过较长时间训练的缘故,很喜欢从商道方面琢磨商人。因此,即使吃饭这等美事,有时因为多了这层琢磨,往往感觉不佳。譬如广州有个著名的“四海X品”,菜式、服务、地理位置包括装潢都不错,但是走进卫生间放松时,那味却臊得不行,此后,那家餐馆予我的印象便大打折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