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触摸北京


□ 李 霞


北京这个移民城市京味越来越少了,但北京的文化氛围是可大可小并可圈可点的,一块石碑、一座古墓就能引起世界瞩目。
不管是久居北京,还是新来乍到,虽然没能边走边用手抚摸护城河的河栏一路成长,没能经年累月在老货铺子里翻翻捡捡不值什么的宝贝,没能亲眼看见伟大的但早已不见踪影的老城墙,但北京留给我们的还是很多很多。
接触人多了,褒贬北京的话也听得多,但心头掠过的却是久居北京的林语堂先生的一句话:"住家,我实在爱北平。"
一次课堂上,不经意的聊起了北京。一位外地同学说:"北京,没道理的大。"听后我受用的呵呵笑了半晌,问他:"逛过北京啦?"
自豪地答:"从长安街这头走到过那头。"闻后我又笑了,这连北京的皮毛也不沾嘛。北京的雄阔,是可以丈量的,但北京的好,不是急功近利者所能感受到的,北京的好,是触摸来的。
索性问大家:"来北京后谁去过博物馆?"
这下,回应者寥寥,也曾犹犹豫豫举起几条臂膀,当然,有一男生响亮并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去过军事博物馆。"
没敢出声地叹息一声,说:"别辜负了北京。"
了解北京是一件很惬意的事,这个约有3000多年历史,800多年建都史的北京城,是个落脚就有故事的地方。知道她,可以很刻意,也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全不以为然。但话又说回来,一座浩浩瀚瀚紫禁城,日日不语的历史遗存,面对熙熙攘攘的人流,能与之对话者几何?
认识了北京就具有了一定的文化底蕴,有了一些厚重,如这话不假,那么来北京求学、求发展的人们就有了一个天赐良机。北京在给人们梦想、追求、成功及磨砺的同时,还会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东西,这点东西无疑是"一饮一啄"触摸得来。当然,久居北京之人,可能却无法意识自己的幸运。
讲到全不经意,又想起年少时连着好几个夏季都来故宫与之拥抱的事。说到与之拥抱应该是不夸张的,那时的故宫很荒芜,人影很少见一个,三大殿前历尽沧桑的每一块砖缝里都顽强地生长着勃勃的劲草,放眼望去,很有点"原上草"的意况。可能怕秋后失火,虽然外面轰轰烈烈地搞"革命",我们这些十一、二岁的学生,每天由学校组织劳动,大家的连跪带匍地拔草,拔草……
由于天气很热,也没有定额所限,加上全是"童工",所以管束并不严格,休息时间很长也很随意。虽然烈日直射,但殿庑高耸,有块阴凉就很凉爽,所以我们常常跑到四面回廊,翘首往锁住的侧殿内窥探。
有一天休息,我用力攀住一处门上窗棂往里面看时,门却吱呀一声向里开去,当然还带着攀附着的我。门内的世界是不能想象的,一位衣着朴素的老者,面容严肃地拉起跌地的我,但并没有将我赶出来。我随他在一处可能是书画库的地方悄无声息地走来走去,搬东挪西。后来,我又多次来到这被称为陈腐之地的"世外桃源",拥抱着当时并不知道价值几何的文化珍肴,直至我喜爱"陈腐"。
北京现在是旧面换新颜,日新月异,且商业味越来越浓,但如果留心刻意,故事还会一个个展现在眼前。太过久远的不说,北京西山脚下,现植物园内东南一隅的一座陈旧的灰色砖屋,夕阳西下时,好像还能影影绰绰见到举家食粥案牍劳形的曹雪芹,正呕心沥血创就《红楼梦》;再看什刹海边,现辟为当代名人故居院落里那两棵黢黑斑驳的夜合欢下,300多年前曾伫立过"愿学海鸥,闲飞闲宿"的清一代词人纳兰性德,并在此写下他生命中最后一首诗《夜合花》……
知道者几何?特意凭吊者几何?
北京是中国博物馆最多的一个城市,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大至历史,小至蜜蜂。但据说,它们又是最清闲之地,最没有人气之地。想当年,因住在皇城根一带,早出晚归的尽是皇家园林,进美术馆就像平趟着进自家的院落,去博物馆看历史,就像我们逛王府井看服装。还是全不经意,但给了自己什么,谁也说不清楚。说得清楚的是我们这些最平凡之百姓,北京给了我们最大的眷顾。
记不清当年用不用花门票,如花钱也无几,否则也不会记不清了。现在北京的许多博物馆收费仍很低廉,除非碰到像达利,像敦煌等难能可得的机会,以此看来还是人们没有养成去博物馆参观的习惯。其实不去博物馆,北京仍处处可游可览。
五十年大庆,到处人头攒动,我和家人决定换种方法游玩。轻车简装,从西长安街向东穿过天安门后,到南河沿便一路向北,顺中轴路掠过名胜无数,最后到钟鼓楼下,再沿后海一路西行,过银锭桥,观一池绿荷,进柳荫街,逛古玩店铺,然后在平安大道伫足远眺夕阳,处处惬意非常。儿子竟说这是十几年来在北京玩得最好的一次,而于我们少年、青年时代这实在是平常之举,北京有他太多没有到过的地方。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