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英语姓什么?


□ 姜亚军

  一八八七年,波兰籍犹太人柴门霍夫以Esperarnto(意为“希望者”)为笔名向世人公布了一套人工语言方案(artificial language)。人们后来便把这套人工语言称为Esperarnto。这套以民族中立性、逻辑严密性和科学性为前提的人工语言因吸取了印欧诸语言的优点而极易学习,因此被誉为“不流眼泪的拉丁语”。该套语言方案大约于一九○六年前后传入我国。当时我国学者也将之音译为“爱克斯不难读”,后来更名为“世界语”。中国人完全理解了柴氏的初衷,希望这门全世界人们的“外语”能真正走向世界
  一百多年过去了,世界语这个在世界语言大家庭中至多只能称为“小弟弟”的“试管婴儿”并没有如热心人期盼的那样茁壮成长。然而,在此期间,一门旅居欧洲大陆之外的几个小岛上的语言却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了全球,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语”(world lan-guage),摘走了“语言之王”的金腰带。这种语言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想通晓、大名鼎鼎的“英语”。英语的巨大吸引力从下列一组数据中可见一斑(数据来自英国文化委员会所作名为“English 2000”的大型调查):
  *全球以英语为母语者为三亿五千万;以英语为第二语言(thesecond language)和外语并能流利使用者为四亿五千万;
  *英语在七十多个国家为官方或半官方语言。这些国家总人口达十四亿;
  *到二○○○年,全世界的英语学习者将超过十亿;
  *目前,全球四分之三的邮件用英语书写;
  *目前,全球三分之二的科学家能读懂英文资料;
  *全球百分之八十的电子信息用英文储存;
  *英语教学工业(the English teaching industry)每年给英国带去七十多亿英镑的有形和无形收入。
  显而易见,全世界把英语作为外语和第二语言使用的人数已大大超过讲英语国家人口的总数。人口只有五千七百多万的英国自然成了英语使用群体中的“少数民族”。英语类型学家、美国伊利诺斯大学教授卡奇鲁(Braj B.Kachru)一九八○年提出了一个“三大同轴圈”理论(thethree concentric circles),以“历史、社会语言和文化特征”把全世界的英语分为三个圈:“内圈”包括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英语“基地”国家;“外圈”包括印度、新加坡、尼日利亚、加纳和菲律宾等把英语作为官方或半官方语言的国家;而日本、俄国和中国等一大批把英语作为外语学习和使用的国家属于“发展圈”。卡奇鲁认为“内圈”为规范提供型(norm-providing),“外圈”为规范发展型(norm-developing),而“发展圈”为规范依附型(norm-dependant)。同时,他主张用Englishes这一复数名词取代传统上所使用的varieties of English。这样,卡氏不仅认可了“新加坡英语”和“印度英语”等的独立性,而且承认了“日本英语”、“中国英语”和“埃及英语”等的存在。卡氏的观点在很多英语研究专家那里产生共鸣。一九七九年尼日利亚英语研究协会年会所辑论文集中,主编乌巴哈克韦(Ebo Ubahakwe)便说:“尼日利亚英语作为一种英语变体,应该同美国英语、澳大利亚英语、英国英语、加拿大英语和罗德西亚英语等英语变体相提并论。”里德亚诺维奇(M.Ridjanovic)几乎同时也在一篇论文中诘问:“如果有巴基斯坦英语,为什么不能有南斯拉夫英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8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