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许敏

  一大早,何苦就摩拳擦掌走出家门,边往村后的牛头山走边说:“以为我笨是不?以为我还像以前那样容易欺负是不?”

  牛头山是紧靠兴旺村子后背的一座小石山。跟四周的山峰相比,牛头山实在是太矮小了,矮小得都不像是一座山,倒像是一个大盆景。灰黑的石头上,最显眼的就是几棵小榕树了,平时连鸟都很少飞上去。不过,倒是有村干部久不久到牛头山上喊话,通知这个事那个事。

  以前村干部有什么事要喊话,要通知各家各户,在村部用广播喊就得了,架在村部屋顶的大喇叭,声音传得很远,连天上飞的鸟都听得到。不知什么时候,大喇叭被摘掉了,收音机、扩音机也不见了。有什么事,村干部只好到牛头山上喊。好在村子不大,住得也不算分散,在牛头山上喊话,大家都听得到。

  何苦路过二狗家门前的时候,二狗正往手扶拖拉机水箱里加水,问他:“何苦,你去哪里?”

  何苦大声骂道:“操他妈的,我要到牛头山上喊话!”

  二狗一脸惊讶,他没有见何苦生气成这样过。在他的印象中,瘦小的何苦说话做事总是傻里傻气的,人家拿他来开玩笑,只要不是很过分,他是不会恼火的。现在他肯定是很恼火了,恼火得脸红脖子粗,讲话也粗了。而且,竟然要到牛头山上去喊话。除了村干部,村里有哪个到牛头山上喊过话?!二狗不懂得何苦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要搞出这样大的动静来,又问他:“你恼火什么呢?要到牛头山上喊什么?”

  何苦不想跟二狗哕嗦,就说:“等下你就懂了。”

  二狗看着他,又说,“你又发卵癫了,还嫌自己不够丢人现眼吗?”

  何苦知道二狗这样说他,是因为“避孕套事件”。那天,镇计生站来村里搞宣传,在村部给大家发放避孕用具的时候,何苦问:“这种东西怎么用啊?”

  结果成了笑谈。

  何苦被村里人看成是最笨的人,是因为他动作慢。

  据说,何苦出生的时候,也是慢慢腾腾的,接生婆在他娘床边等了七个钟头,他才走出娘的身体,好像不想理这个世界一样,不哭也不笑。娘听不到他的声音,喘着大气问接生婆:“孩子是活的吧?”

  接生婆伸手在他鼻孔前探了探,感觉是有些气息,又摸了摸他的胸口,也有心跳,就说:“应该是活的。”说完就甩起巴掌打在他的小屁股上。一下、两下、三下,娘看着他刚出世就挨打,心想这个儿子真是苦命了,在心里就给他起名叫何苦。接生婆打到第七下,才听到哇的一声从他嘴里响起。

  何苦是能出声了,可到了该懂得讲话的时候,也只是咿咿呀呀地乱叫,像个哑巴。娘就请了一个老郎中给他看看。老郎中看后,说:“估计是脑子的问题。”

  娘着急地问:“脑子有什么问题?”

  老郎中说:“老朽也不敢断定。不过,估计他要到七岁才会讲话。”顿了顿,又说:“往后他逢七也可能会有些事情发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