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楼群中歌唱


; x3 H3 a% x: p: C
" O( [. R3 M0 G  _; O" Q/ X
李守志是个一高兴就想哼歌的人。去省城的这天,李守志和老婆朱桂芹天不亮就起身赶车,李守志肩上扛着一个蛇皮袋子哼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朱 桂芹说,整天哼哼哼哼的,跟牙疼似的,咋不放开嗓子眼唱呀?李守志知道朱桂芹是故意引逗他,就说,你以为我嗓子眼是随便放的?关键时候才放一下呢。李守志 的话,跟蜜一样抹在朱桂芹的心上——她知道李守志仅有的两次放开嗓子眼都是因为她。 / S/ G- X( M' R
第一次是朱桂芹穿着红棉袄红棉裤围着红围巾进门的时候,李守志发觉自己的胸膛里突然腾起一股活泼泼的气儿,惊了的马驹一样在里面乱窜。他抿紧嘴巴硬生 生地拦截着,直到闹洞房的人散去,腮帮子上的肌肉又酸又硬的时候,那股气冲开他的嘴巴,嗷——的一声蹿出来。朱桂芹笑眯眯地看着他说,跟头叫驴似的。李守 志这才想起来歌唱是需要歌词的。他停止嚎叫,试图唱出一支歌。但他发觉自己只会唱小时候学过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不容他多想,嗓子已如风里的帆被 扯了起来——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李守志的嗓子发出破布在风里挣扎的声音时朱桂芹说,看把你美得,嗓子都唱哑了。李守志说,捡 了你这么俊的媳妇我能不美吗?说着,他突然想起朱桂芹并不是捡来的,而是他给朱桂芹家干了三年活,又借遍了亲朋好友,凑足了朱桂芹父母要的彩礼,才娶到 的。那个数字是一分钱的一百万倍。第二次则在五年后。闺女李欢喜四岁的时候,还清了结婚时欠下的债后,两个人把欢喜留给母亲,开始四处躲藏,过起超生游击队的生活。那年的除夕 夜,两个人潜回村,朱桂芹生下了儿子。李守志抱着刚刚出生的儿子情不自禁地再次放声——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极力压抑恣肆得发抖的歌声引来了村支书和计 划生育工作组。罚款一万元。朱桂芹忧虑地说,刚还清了饥荒又拉下了,啥时候熬到头儿呀?取名叫一万吧,娶我花一万,生他又被罚一万。李守志说,不行,我儿 子一定得叫歌唱。 * A1 `$ E  ]9 W
朱桂芹没有想到,到达省城的当晚,李守志竟然在省城人民面前放开了他的嗓子眼。
  c0 c  l/ {2 v8 A" D, z! w   3 D6 m, Y" B2 w& S& y

& u8 ], U8 ?1 Y( Y% s   2 t1 t+ o" u7 t: H

李守志和朱桂芹来金太阳小区干垃圾工,确切地说是给朱桂芹的表姐打工来了。朱桂芹的表姐和表姐夫承包了小区的垃圾清扫。表姐夫给了他们两把扫把、两把 铁锹和两辆肮脏破旧的三轮车,领他们在小区里转了一圈,交代了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后,把两人领到东边一个靠墙的两层垃圾楼前,说,上面你俩住,下面放废品。 然后拿出早已写好的一张纸说,什么东西多少钱都写在上面,照价收,放不下的时候就交到我那里,论秤的我过秤,论个的数个。表姐夫从兜里掏出六百元钱说,这 是你俩这个月的工资,我先预支给你们,一部分当收废品的本钱,一部分拿着花。李守志有些失望地接过钱攥在手心里。他原来的期望值是八百。表姐夫盯着李守志 的脸说,干久了就知道了,干得着!表姐夫说完就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你们得赶紧收垃圾去,要不居民该有意见了。 5 ?( R/ o8 P5 e7 ]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在楼群中歌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