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躲藏起来的扑克


□ 陆荣斌

  1

  很长一段时间里,叶丽秀很害怕听到公路上传来柳微车急切的喇叭声。她家就在公路边上,那辆银白色的柳微车每天上午都准时出现在她家门口。那一声紧过一声的嘀嘀声,像催命的无常,催促着屋里的阿鲁。但更像是一颗颗石子,投在叶丽秀本就不平静的心海里,因此而生的波纹就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叶丽秀为此很恼火,她忍不住学着阿鲁骂了一句很脏的壮话。

  阿鲁好像没有听到她说的粗口话,还在低头匆匆擦拭着脚上的黑皮鞋。对于叶丽秀随后而来的喋喋不休,阿鲁更是充耳不闻。阿鲁擦拭完皮鞋,随手把刷子扔到一边,起身亲了亲坐在床上的儿子,就急匆匆地冲出门去。叶丽秀就冲着阿鲁决绝离去的背影叫起来,要我怎么说你才听?阿鲁听得见她的叫声,却头也不回,像个无赖似的叫道,只要你找到那副扑克,我就不再去了。叶丽秀还想再说我懒得理你那副扑克,你快给我回来。那柳微车却已载着阿鲁绝尘而去。

  叶丽秀真想找到阿鲁所说的那副扑克。阿鲁说,小的时候他曾经拥有过一副扑克。正是拥有那副扑克,他才学会赌博,后来因为母亲的严厉管制,他才把那副扑克藏起来。他记得,他把扑克塞到屋里的一处墙缝里了,还用一截断砖遮掩起来。可是后来,他再没有找到那副扑克。阿鲁还说,他憎恨那副扑克,没有它,他不会学会赌博。他要找到它,亲手把它烧毁,他才有决心把赌瘾戒掉。可是他怎么找都找不着了。在叶丽秀一遍又一遍哀求他别再去赌博的时候,他对叶丽秀说,你帮我找出那副扑克,找到了我就不去了。

  叶丽秀觉得阿鲁很荒唐,很可笑,甚至有些无耻。也许他根本就不曾藏过扑克,他只是在替自己寻找借口。叶丽秀一直在找。每天阿鲁跟他的那些赌友乘着柳微车去赌场后,叶丽秀就开始她的寻找。每一个角落,每一处砖缝,都被她的目光一一抚摸,就是没有那副扑克的影子。叶丽秀环视着这所破败的老瓦房,自言自语起来,我就不信,我找不到那副扑克。该死的扑克,你给我滚出来。咬牙切齿的叶丽秀把这后一句说得狠狠的,把她坐在床沿上的儿子吓了一跳。也就在那一刻,她脑子里萌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把房子拆掉,就不信找不出那副扑克牌。反正这房子也老了,又是瓦房,早该拆了。放眼看去,村里还有谁住在瓦房里?人们早已都住在平房里了。瓦房也只是牛住的,或是堆放稻草、玉米秸之类的杂物,而他们还住这老旧的瓦房里。叶丽秀早动员阿鲁拆掉老瓦房建新房了,可阿鲁总说,就这样吧,等攒够钱了到县城去买块地皮再建房。

  叶丽秀早不相信阿鲁的鬼话了,他说要攒钱,其实就是妄想着在赌场上捞一把。可一直以来,没见着阿鲁捞到什么,倒把他自己打工积攒的钱给贴进去了。这样还不算,他还想打叶丽秀的存折的主意。叶丽秀是有一张存折,里面有两万多块钱,叶丽秀对阿鲁说,你别想打那张存折的主意,我还指望着留那钱养我儿子呢。

  叶丽秀决定上房揭瓦拆老房,找到阿鲁说的小时候藏的那副扑克,不为别的,就为阿鲁说的那句话——她找到扑克他就不再去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Tags:躲藏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