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微山湖船帮,漂泊的水居部落


□ 撰文/李木生摄影/王斌等

  撰文/李木生 摄影/王斌等

  旧时,徼山湖人以船为家、靠船谋生,结成“四大船帮”,聚成“连家船”水村。从此,船与湖,就是他们的全部世界。一汪柔情而野性的微山湖水,见证了船民的苦乐年华,并托起了他们艰辛而多情的人生。

  美国哲学家梭罗说:“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最有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眼睛,望着它的人可以测出自岂天性的深浅。”微山湖,就是这样一处最有表情的眼睛。她像一条西北一东南走向的玉带:北通黄河、南接淮河,是大运河沿线的交通枢纽:扼守鲁、苏、豫、皖四省结点,接纳了四周40多条河流汇入。

  黄河决口之水的汇聚,让微山湖充满了恣肆不羁的野性:众水齐集的重塑重生,又使这片水有了天然的宽仁包容:京杭大运河在微山湖肚腹中行进,不仅使微山湖有了贯通南北、开放阔达的心性,还让其具备了“日日新,又日新”的青春活力。在这种环境孕育下,一支可以北上黄河、南下长江的船帮慢慢地壮大起来。船帮成员的舞台和家园,就是这湖中的连家船。

  过去30多年时间里,我与微山湖结下不解之缘:一天天,她看着我从一个小伙子慢慢步人人生的深秋;一年年,我守候在湖边,看不够她的春夏秋冬。

  吃喝拉撒、生老病死,船与湖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

  说起我与徼山湖的初识,竟是始于一首湖谣。那是1984年盛夏,我第一次被望不到边际的荷花荡所吸引,一点点走进微山湖深处,便从掩映在叶碧花红间的小溜子船上,听到了火辣辣的情歌:“七月老,八月落,新娶的媳妇摘菱角,舱里菱角没腰窝。挨着个‘扁子’还好过,挨着个‘刺头’扎死我。该死的,光笑不疼我!”后来,我知道这是流行于湖上的《摘菱歌》。对面回唱的人毫不示弱地唱:“七八月里莲蓬香,妹采莲来哥打浆。谁叫你光顾听哥唱,莲蓬子挂破了花衣裳。管它满仓不满仓,亲破妹妹的腮帮帮!”

  那时改革开放不久,思想、情感都还带着被拘禁过的烙印,这种敞开心扉的歌谣,吸引并感动着我。我靠近过去,央告刚刚唱罢《摘菱歌》的姑娘,让其领到旁边的连家船上。在这里,我看到了一片穷困景象:一条旧的木船,竟是七口人的家——生产生活、吃喝拉撒、生老病死,船与湖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其全部家当,除了网、罱、罾、叉等简陋的渔具之外,就是几床旧被褥、炉灶与几袋大米了……

  所谓“连家船”,就是微山湖渔民生产、生活两用船,船就是家,家就是船。渔民因贫富不同,连家船大小不一。连家船上载着网、罱、罾、箔、叉等捕鱼工具,载着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载着妻儿老小一家,也载着鸡、狗、鹅、鸭等禽畜。

  白天,船驶到哪里,家就安在哪里:夜晚,许多连家船便聚在一起停泊,形成了独特的水上聚落。连家船人的生活很苦,却又有天生的乐观情怀:船上的天地那样狭小,心上却又丛生着难以拘束的野性。浪里风里,艰险重重,那缺少营养的身体里,藏着无穷的力量,甚至有迎风破浪的魂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