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回忆录


□ 朱国飞

  父亲能够活到九十一岁高龄,除了生活的安稳,还与父亲的达观处世有关。忆起父亲生前的许多故事,我常常热泪盈眶。
  父亲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解放后参加革命工作,做过我们这小城里(启东汇龙镇)最小的官——街道主任三十余年,可算得上“老干部”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父亲的人生经历足可以写一本书。他退休以后兴趣广泛,种花养草,绘画书法,好像总没闲着。父亲的文笔很好,可从来不写文章拿去发表(父亲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写文章要惹祸),所以他喜欢给子女们写信(父亲有八个子女,六个在外地工作)。父亲的每一封信都在千字以上,描情状物,总带一个情字,将我们子女的心紧紧串在一起。因此,我们都收藏了许多父亲的信。现在通信现代化了,家家都有电话,还有电脑,可发电子邮件。可父亲在电话里长话短说不过瘾,一有空就坐下来写信“作文”,乐此不疲。2000年元旦,我家搬进了新房,三室一厅,非常宽敞。父亲整天笑呵呵。他关进漂亮舒适的房间里埋头写字,两个月后,竟然交给我一叠书稿,题目是《我的回忆录》。父亲终于写文章了!我看着父亲有点返老还童的笑颜,怦然心动,激动不已。
  父亲的回忆录采取章回结构,共计六章十四节,按时间顺序及内容书写,娓娓道来,甚有史志的味道。父亲文笔舒远,从追溯家乡的历史、风土人情谈起,从追根寻源的三代先祖谈起,描写了他这一生的境遇。其中“日本鬼子罪滔天,新旧社会两重天”、“红太阳照亮我的家,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心一意跟党走,千锤百炼志不变”等章节最为厚实。最精彩的是父亲三次申请入党未果的故事。父亲将这些半公开半隐私的细节描写得丝丝入扣,真实感人,读来使人受益匪浅,嘘叹不已。
  父亲这一生中未了的心事就是未能加入共产党。他第一次要求入党是在1956年。他积极参加了党对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基本改造的合作化运动。他积极工作,被选举为县人民代表,在担任街道主任的同时被工商业主推选兼任了某合作商店经理。在工作中,父亲清政廉洁,从不收受群众礼物。就是一篮米饭团子、几斤鸡蛋都拒收。记不清有多少回了,父亲的嗓子大,教育这些拍马屁鬼时就像在骂人,将送礼的人都“吓跑”了,鸡蛋掉在地上都碎裂了。父亲这种品格令一些人敬而远之,也为父亲的入党之事埋下是非根子。在党外,父亲是个清正廉洁的好干部,在党内,父亲总是个入党积极分子,老不进步。理由很简单:群众基础差。文革初期,父亲被当作小城里最小的“走资派”戴高帽游斗。品格高洁的父亲无法忍受这种人身的污辱,一边高喊共产党万岁的口号,一边将高帽拉下头来甩得很远很远,结果被造反派打得口吐鲜血,卧床不起……1968年的秋天,父亲的冤案得以平反,于是,他向组织第二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那个时候,动乱正甚,小城镇的党委书记拿了父亲的入党申请书一脸的苦笑,紧握住父亲的手说了一句:老朱同志,你是个党的好同志,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也许,这个党委书记讲的是一句心里话,而在那时实在是一句大空话,而父亲却十分激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