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七月的玛多


□ 小 山

  小山儿童文学作家,六十年代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六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获过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辽宁省儿童文学奖、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红豆》首届全国精短散文大赛二等奖等奖项。作品入选《2005年中国散文精选》《2005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2006年中国散文精选》《2007年中国散文精选》《中国当代女诗人随笔选》等书籍中。
  
  我有一种“归零”的勇气,不是一般人所了解的。
  事实上,到了事情必须了断、个人的努力无济于事的时候,我一般是不拖泥带水的。去罢,果然,我就会拂之如尘。这和我不轻易放手是一个力量。我明白,命运你是拗不过的,不如洒脱一些。
  十二年前的夏天,我对旧生活的告别采取了一种远行的形式。
  我去青海了。
  先看了青海湖。又转了塔尔寺。然后,在省城西宁市小憩几天,吃了些青海省的东西,我准备登程黄河源。
  没有同伴。我的脾气是,难的时候,一个人慢慢消化这个难,直到解脱了。所以我去青海省,压根没想搭伴谁,去来都很自在,背着一个双肩包,提着一个箱子里面塞满胶卷、压缩饼干、大白兔奶糖、薄厚不一的衣装、两个照相机(都是傻瓜型的)、两本书(一本童话故事,一本穆罕默德传记)。喝水的杯子是一个空咖啡瓶子。但是,为了消除恐惧心理,在北京转车时,我特意去天坛那里呆一天,随意走走。对了,我还买上一幅精美的小卡片,一个观音菩萨造像,放入背包。那时,从沈阳到北京,再转车进入西宁,火车走了好几天,慢车,我一路看过去。
  是的,我相信远行对人的更新。选择去青海,原因是不算太辛苦,如果去西藏我怕自己体能不行。而且翻开地图,我对昆仑山、巴颜喀拉山这种地名充满了好感,折好地图放入背包,我十分确信我会喜欢青海省。况且青海省是中国大河之源,让我感到母性的力量。那时,我心里还有一执:看看黄河源。现在想起来可笑,对事物源头的好奇,哪里算啥智慧?事物的哪一段都饶有兴味,哪一段都可以洞察本质,何必非要看个端点呢?
  然而我还是没有去成扎陵湖、鄂陵湖。那些天气候不好,拉鱼的卡车哪个也不肯捎脚,我滞留在县城三天,后脑勺子因为缺氧嗡嗡疼痛,无法继续奔赴河源。我到达的最远处,是县城外旷野上的黄河第一桥,碰见了一大群淘金的铜色汉子,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讨好地跟他们闲聊一通,就慌张地回返县城。这些冒险采金的好汉们,对我漫不经心,却毫无歹意。可一个城市女性养成了警觉的习惯。我看见了很窄的黄河,水是脆蓝色的,一无浊意,分明是雪山的女儿刚冲出冰封深锁,那种快意的清凉与轻松,接近第一个县城时,黄河是那样少女般清纯!
  这个县城据说是中国最小的县城,叫玛多县。我觉得它没有东北一个小镇大。一条不长的街,还有一条很短的街,两条街构成一个小小的“丁”字。街上比较清冷,两旁的商店和饭店,都门面很小,踏进去,几步就可以返身出来。店里张挂着一些服饰,大多是藏袍、哈达等,乌旧玻璃柜子里可见一些藏民用的物件。我即时选购了几副印度手镯和两盒藏族民歌盒带(没见到光盘),收获到背包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