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北抗联战士经历的艰苦岁月


  抗联的斗争是极其艰苦的,它与红军长征、南方三年游击战一同被誉为中国革命史上的“三大艰苦”。原新华社社长穆青曾写过:“在抗日战争期间,我亲身经历了无数苦难,在晋西北吃过黑豆糠皮,在冀中钻过地道,但是,比起东北抗联遇到的困难,实在是算不了什么。我也读过不少中外战争史,看到过不少反法西斯斗争的英雄事迹的报道,但是,论其战争的残酷性、艰巨性,还没有一个是超过东北抗联的。”

  抗联斗争的艰苦,首先是斗争环境极其恶劣。东北的冬季异常寒冷,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严寒,夺去了无数抗联战士的生命。比天气更险恶的,是日本侵略军。抗联被日军称为“满洲治安之癌”,为彻底消灭抗联,日军制定了一个又一个“治安肃正”计划,妄图隔断抗联与人民群众的联系。他们动用大量兵力进入深山密林进行大规模的“篦梳式”、“踩踏式”搜剿。日军兵力是抗联的十数倍乃至上百倍,一旦发现抗联,就会“像壁虱一样盯住不放”。抗联每与敌人交火一次,都要连续不停地奔走上百公里,以摆脱追击。即使是吃一顿饭,抗联部队都要付出血的代价。“那时,牺牲容易,坚持下来难。”“过的是野人生活,年月日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尤其是1938年在敌人疯狂“讨伐”下.抗联各路军的远征,更是艰苦到了极点。就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抗联战士以钢铁般的意志与敌人顽强作战。有些人虽然与党组织和军队领导失去联系,但是,他们仍然坚持抗日。

  抗联斗争的艰苦环境和知难而进、艰苦奋斗的精神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是任何一支部队所未经历和无法比拟的。

  东北抗联从建立那天起,始终在日军和反动势力的疯狂“围剿”下进行抗日斗争,他们以坚强的意志,不屈不挠的战斗度过了那艰苦岁月。

  抗联老战士乔邦义的回忆

  抗联老战士乔邦义是在抗联进入最艰苦时期入队的。他经历了抗联的艰苦生活和无情惨烈的战斗,他讲述了兄弟五人参加抗联,而牺牲三人的悲壮历程。

  乔邦义是吉林省长白县十九道沟双山头人。1937年他与大哥乔邦仁、三弟乔邦礼、四弟乔邦智、五弟乔邦信相继参加了抗日联军和从事地下工作,乔邦义是抗联第二军第六师第八团战士,他在讲述那段难忘的经历时说:

  我从1936年开始就给红军(抗联)办事,搞侦察、买药品等。1937年“归屯”后我就参军了。我父亲叫乔占山,是个穷苦农民,当时已经瘫痪了,他劝我们去当红军打鬼子,不要管他。我们哥五个都走,担心父亲的病,全家人大哭了一场。临走时,父亲哭着嘱咐我说:“老五最小(指五弟乔邦信),我把他交给你,无论如何不能把你五弟扔了。”我向父亲作了保证。我们是夜黑头出发的,和我们一齐走的还有老蒋家的大儿子。

  我参军的部队是抗联二军六师八团。五弟跟着我,其余的人都分开了。当时,同志之间谁也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因为若让敌人知道了谁家有人当红军就全家杀光。一个连队三个排,一个排三至四个班。十个号一个班,叫谁就叫号,名字只有师首长知道,即使这样保密也死了不少人。我大哥腿不好,当了交通,搞联络。他在头一年的冬天被捕牺牲在长白县城西炮台,那里是杀人场。后来,三弟也牺牲了。四弟于1938年入了党,外号叫“四当家的”。他小时候念了几天书,参军后当了几天战士,后来就保卫师首长,当了机枪班长兼射手,长期跟随师首长。1938年,抗联第一路军下设三个方面军,我们的师首长是第二方面军的总指挥。1939年,第一路军的总司令杨靖宇驻在漾江县,我们住在和龙县山上。秋后召集三个方面军领导会议,我四弟和五弟都去了。五弟是六师长的警卫员.给总指挥背皮包。当时,总指挥共带了30多人去开会。其中有一司号长叛变了,走露了消息,敌人便调来了大批军队,放了许多“卡子”。这次会议是在大原始森林中由杨靖宇将军主持召开的,开半天就换地方,换了好几个地方才把会开完。往回走时,途中碰上了“卡子”,被敌人发现了,开了火。在激战中,为了保卫总指挥,四弟将敌人的火力引到自己这边,结果他壮烈牺牲了。当时我在八团团部,听到四弟牺牲的消息特别难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