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钱理群的“双重反思”


□ 李云雷

  在《我的精神自传》中,钱理群结合自身的经历,对自己二十多年来的治学思路进行了梳理与反思,在其中,我们看到了“双重性”的反思,包括三个层面。首先在时间上,这些反思包括八十年代对五十至七十年代的反思,同时也包括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对八十年代的反思。这些反思是在一些思想命题中展开的,比如知识分子独立性与主体性问题,知识分子和民众关系问题,关于启蒙主义、理想主义以及思想与行动的关系问题,关于人性论与个人问题等等。其次,是对自身所处位置的反思,即对体制与民间、中心与边缘的双重性反思;再次是对当前思想立场的反思,钱理群对自由主义与“新左派”同样持一种双重性反思的立场,他既对五十至七十年代的激进思潮持一种批判性的态度,同时也意识到了八十年代对五十至七十年代的批评遮蔽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他从而试图结合新的社会现实,在现实中艰难地确定自己的思想立场。
  正因为有了这种“双重性”的反思态度,钱理群的立场是复杂而暧昧的,他对某一种思想立场并不是完全肯定的,他清楚这样单纯的立场将会造成某种遮蔽,因而他试图在两种相对立的思想立场中,或一组相对立的思想命题中,持一种既赞成又不完全赞成、或既反对又不完全反对的态度。以启蒙主义为例,钱理群既反对启蒙主义,因为他意识到了启蒙主义背后的精英意识与权力关系,同时他也反对完全“否定启蒙”,因为他认识到在当前中国的现实中,现代性启蒙的诉求仍有其合理性,因此他所选择的思想态度是:在认识到启蒙主义本身的不足并加以反思的同时,仍坚持启蒙的必要性。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种值得尊敬的思想态度,他的真诚使他不回避问题与自己的不足,但他同时又对不同的立场持一种反思性的态度。这正是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坚持的。
  与简单地肯定五十至七十年代激进思潮的人们相比,与仍在坚持八十年代新启蒙主义的人们相比,钱理群的思想态度无疑是值得肯定的,因为与前者相比,钱理群不回避历史问题及其带来的经验教训,而与后者相比,钱理群对现实社会问题的变化更加敏感、更有切肤之痛。需要指出的是,如果说八十年代以来,大多知识分子持新启蒙主义的思想立场,那么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伴随着中国现实中出现的新问题,能够突破这一思想框架与个人思想局限的人,在学术界尤其是文学界是颇为少见的,钱理群能够做到这一点极为可贵,这与他的经历、性格与自我意识是分不开的。
  另一方面,钱理群的“双重性反思”,是在自由主义与左翼思想内部展开的,我们可以看到,他更多是在八十年代以来的思想框架中加以反思的,而对于左翼思想及其提出的命题,他只是有限度地加以认同,而不是将之作为思考的起点与方法,这或许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但没有将八十年代以来的思想框架“相对化”,则限制了他更加开放性地将二者加以“切磋”的可能性,同时他没有在更广阔的思想视野中对这两种现代思想本身进行更为深入的思考,而只是在二者之间保持一种复杂的态度,这虽然是必要的,但也造成了他所说的“犹疑不决”,而这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也是当前思想界与学术界面临的重大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可能需要一种思想与学术“范式”的转换,需要我们提出新的思想命题,并以一种新的方式来面对与解决,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将《我的精神自传》视为这一“范式”的萌芽,它的成就与不足都在启发我们做更为深入的思考。
  在这本书中,钱理群的思想方法值得注意,从“知识分子自我独立性与主体性问题”、“知识分子和民众的关系问题”及随后的几章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思想方法:他最初提出的命题是特定时代的命题,是对“文革”的一种反思,但随着时代的转换,他反思的角度和重心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这一命题与社会现实的关系及其内部的丰富性也被发现,但对于不同时代两个“极端”的反思,并未使他轻易地走向“中庸”或者黑格尔所谓的“合题”,而是将自身的矛盾、分裂之处呈现出来。
  我们可以看到,钱理群提出命题并进行思考的方法,是一种“心灵辩证法”,而这大体有以下几个因素或特点。
  首先,他的思想命题的提出与思考是和时代密切相关的,并且随时代的变化而不断深入。但另一方面,现实永远是“漂浮的土地”,这也就决定了他的思考与认识永无止境,并会不断摇摆、转变,但真诚的态度使他对自己思考的有限性有一种清醒的意识,对内在的矛盾、变化也持一种敞开的态度,这虽然有时使他“犹豫不决”,但也让他的思考保持着一种开放性与及物性。一个真诚的知识分子只要没有“僵化”或止步不前,就必然会不断地“变”,不断突破自我与时代的“框架”,在一种思想的紧张中不断丰富和发展自己。
  其次,钱理群的思考与个人的体验紧密相连,不仅《我的精神自传》中如此,其他学术著作也是如此,这使他的写作充满了激情,有一种切身的亲和力。但是个人体验在多大程度上能代表公共或集体经验,他所处的知识阶层、城市、大学的局限性如何能被有效地克服?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或许也是钱理群尤其注重贵州经验,以及去中小学讲鲁迅,与“民间思想者”、“青年”保持联系的一个理由,虽然这不能完全解决此问题,却也是一个“知识分子”所可能做到的最好程度了,这也是钱理群受到广泛尊重的原因之一。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个人的经验或体验本身也不乏局限性,理论、“乌托邦”或者“客观规律”往往是超验的,或许不是某个个人所能体验或印证的(所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在《我的精神自传》中,钱理群对“乌托邦”与理想主义有一种复杂的思想态度,对个人体验的有限性与有效性也有所反思,但从总体上他更接近于顾准意义上的“经验主义”。如果我们将之历史化,可以视为一代知识分子理想破灭的产物,那么新的理论与理想、新的思想方法是否可能,如何可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8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