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魂的私语


□ 黄楚辞

植物把根扎在土里才能更好地生长,人类找到灵魂的居所才能更好地活着,活出生命本质的真实。
这个春天是个不安分的春天。SARS从地球的某个地方开始出现,甚至蔓延。这让我不得不从已经麻木的感觉里苏醒。一直以为死亡是一件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可是,当SARS袭卷而来,从广东一直蔓延到首都京城,白衣天使一个个倒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时候,我开始审视自己的灵魂。这时,我才发现,我的生活已经积满了太多的灰尘。就像一个贵妇人华丽的丝袍,已经蛀满了红尘岁月的洞眼。只要轻轻一碰就能听到布丝之间的撕裂。我的生活其实已经粗糙不堪了。这时候,关于灵魂的墓地的私语再次叩响了我思想的大门。
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墓地,因为那里总有开得甜腥张扬的花,火红的花瓣绽满了一种瓷实的光芒,并且墓地的野菜叶片也比别处的更丰腴,尽管我不需要以野菜果腹,但是看到那些味美的诸如酸娘娘等可以食用的野菜总是满心欢喜。我觉得所有的植物都有自己的语言,而墓地里的野菜则更是有思想的生灵。因为那里是人类最后安息的地方。以前,祖母曾经说过,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人死了,星灭了。于是,我就那样固执的认为那墓地里埋葬的不光是一个躯体,还有一颗星,所以那墓地应该是灵魂的居所,也是生命一种美好而温暖的终结。
也曾经去过一些墓地。其中,有乡下的野墓,那是大片大片的土包连接在一起组成的墓群,土包前只有一个石头墓碑,上面刻着死者的名字,很简单的样子。时间久了,那片土堆就以大户人家的姓氏做了这片墓地的名字,诸如什么张家坟、李家坟的。稍微有点规模的墓地就是一排排的由水泥灌注而成,一般建在山坡上,跟野墓比起来自是舒适了一些,墓前是一定没有什么杂草的。最好的墓地是依山傍水的那种,有专门的守墓人,墓地里种满了松柏,走在这样的墓地感受的只是宁静,一点儿也不恐惧和凄凉。如果静下心来,倒是可以听到天堂的歌声和天使拍打翅膀的声音。最肃穆的应该是烈士陵园了,那里的墓群大抵埋葬的都是伟大的品性,那里也总是流淌着让人敬畏的气息。最弥足珍贵的墓地是人们的心,那些在这场SARS的战斗中倒下的勇士们就在这个春天里静静地栖息在我们的心里、生命里和灵魂里,唤起希望,唤起沉睡的思想。
事实上,人们对于墓地总是存在一种恐惧,好像那里到处是凄厉的鬼魂。其实,纵使有鬼魂存在,也不见得那么可怕。《聊斋志异》里的女鬼哪一个不是妖娆艳丽,而又善良多情呢,倒是有的世人龌龊得反比那鬼魂还少了几分坦率和纯真。说到这里,不能不让我想起白素贞,那样一个满腔柔情付出的蛇仙,最终却落得个被镇压的结果。而且镇压她的那个人还口口声声的斩邪除恶。殊不知,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邪恶和善良,就像人性的两面性,总是邪恶与善良,天使和魔鬼的综合体。重要的是人们要为自己的灵魂找到正义的居所。这样,善良的人性才不会泯灭。
很多夜晚,我常常在梦中被一个母亲的伟大所惊醒。那时,她是个准母亲,由于SARS的侵入,她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于是,她苦苦恳求医生,剖腹产提前生下肚子里的孩子。由于SARS的危险,医生硬着心肠拒绝了她的请求。于是,她用拒绝用药的办法来作最后的努力。高烧。燎泡。一切的病痛折磨都没有使她退缩。最后,医生含着眼泪万般无奈地拿起了手术刀。然而奇迹出现了,孩子平安降生,她也摆脱了SARS的追逐。最后,有记者采访她,她说,那时我想的只是,不能让我的孩子和我一起死亡,我要他活着,一定要他活着。她说这些的时候异常安然。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个母亲的天性:母亲的生命是属于儿女的。世界上所有的母亲,善良的母亲,她们的灵魂都能够找到自己的居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