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演一出滑稽戏


□ 周同宾

石山兄:
久疏问候了。昨天才发现第10期刊物里《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出版的广告。离经叛道的书能出笼,说明出版界不乏有胆识者。不知会不会把陈□□们气个半死。我等着看彼等如何义愤填膺,气急败坏,再演一出更热闹的滑稽戏。按8.5折汇上27.2元,款到寄书时给签个名。同时奉上小文一篇。如不好用,扔掉可也。顺祝冬安!
周同宾 2005年11月13日

同宾兄:
稿子和信都收到了。稿子看过了。真是个会写文章的人,不管怎样心高气盛,目无余子,写“还乡记”就先把自己压得低低的,颇有老杜战乱后回他的羌村的韵致。看前半篇,我心里还说,这老周,装什么洋蒜呢,及至看完全篇,就忍不住心里酸酸的了。正在筹措明年一期的稿子,谢谢您,来的这么及时。文中有一处不太明白,请指教。第二页倒数第二段有这么一句:“除了床上铺的高粱秆的箔和麦秆织的稿荐换了新的,没添任何家具”,“稿荐”是何意?只说“荐”好理解,就是席子,加个稿怕有歧义。再说跟前面的“箔”也不对应。还有,此处的荐是“麦秆织的”,前面说箔时,只说“高粱秆的”,从组词方式上说也不对称,似应加个“编”字。这样这句话的前半句就应改为“除了床上铺的高粱秆编的箔和麦秆织的荐换了新的”。不知尊意以为如何?另有两三处小的文字与标点的不妥就擅改了,不复一一。祝文祺。
韩石山2005年11月19日

石山兄:
信收到。书也收到。当即拆封,翻阅,摩挲,印的真漂亮。正爱不释手,被一位同事看见,硬要借去先读,只得给他,下周去讨回。
文中的“稿荐”,在中原农家的床上都要铺的,乃寻常之物。床上七根横牚(chèng),铺上箔,再铺稿荐,再铺席。床长短、高低、宽窄,都是几尺七寸,所谓“床不离七(妻)”。近些年娶新媳妇买席梦思的才不铺稿荐了。北人睡炕,炕上可能直接铺席,没有箔和稿荐。故而山西佬就不知它为何物了。地域不同,器物有别,谁也难尽知天下事。《现代汉语词典》收有“稿荐”,释曰:“稻草、麦秸等编成的垫子,用来铺床。”稿的古义之一就是植物的茎。《汉书·贡禹传》:“已奉谷租,又出稿税。”古代还有“稿人”,即草人。《新唐书·张巡传》:“兵争射之,乃稿人也。”(这些古籍我并未读过,是在辞书上查的。)稿荐的说法或许是古汉语在民间的孑遗吧。我读书少,竟在你面前卖弄起学问来了,你不笑吧
那篇东西,毫无诗情画意,只有一些真实。如今的农村,田园牧歌难觅,到处都有可怕的真实。不能在河南发,恐招主政者不满。我的老家早就成了“小康县”(两年前又争取到“国家贫困县”)。不管上边怎么说,农民日子总艰难。写得太多,打住。专此奉复,顺祝编安!

周同宾 2005年11月30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