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苏联秘密出售世界名画始末



  上世纪二十年代,苏联苏维埃政府在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过程中,遇到了巨大的财政压力。为支持庞大的建设资金,苏维埃当局决定秘密出售国家博物馆的藏品。起初选择了博物馆中普通的西方画家的作品,并在人民委员会的领导下,成立了专门的“苏维埃博物馆藏品管理委员会”(简称“博物馆委员会”),设立了专门的仓库存放待出售的藏品。一九二八年二月,冬宫博物馆和俄罗斯国立博物馆列出了出售藏品的清单。其中冬宫博物馆列出二百五十件油画以待出售,每件不低于五千卢布(当时卢布兑美元的比例是1:1),同时还有版画和斯基泰时期的金器,预售款约二百万卢布。
  一九二九年一月一日到六月七日,“博物馆委员会”陆续从冬宫博物馆取走了一千二百二十一件藏品,其中包括油画和工艺美术品,一九二九年六月在柏林和伦敦拍卖。
  原冬宫博物馆副馆长比特洛夫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从此,决定这些藏品命运的竟成为那些没有艺术修养的人,而真正需要研究它的人只能在文献记载中寻找答案。
  为扫清出售藏品的障碍,不受博物馆工作人员的干扰,冬宫博物馆馆长的职位频频轮换,一九三○年二月一日任命Л.Л.奥巴列斯基为冬宫博物馆馆长,九月底又换成Б.В.列格拉恩。
  冬宫博物馆最先出售的藏品是西欧早期油画,第一个购买冬宫博物馆藏品的人是英国人卡洛斯提·古尔班基安(英国著名的石油大亨、收藏家),他是伊拉克石油公司的创始人,与苏联石油公司有过贸易往来。他在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后,立即购买了一批藏品。之后,古尔班基安曾提出了自己的购买清单,其中包括伦勃朗的《浪子回头》、德拉克洛瓦的《友第德》、乔尔乔内的《朱迪斯》和鲁本斯的《修斯和安德洛莫达》,但这些要求没有得到冬宫博物馆的允许,作品有幸留在了俄罗斯。古尔班基安将收购到的大部分艺术品收藏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以他本人名字命名的博物馆里。他一共得到五十一件冬宫博物馆的藏品,仅为此支付了二十七万八千九百英镑。
  与卡洛斯提·古尔班基安的交易并没有取得完美的结果,博物馆委员会试图另寻新的买家,以期得到更多的收入。委员会曾委托一名年轻的德国艺术品经销商弗朗西斯·麦提森作为中间人进行藏品买卖。同时,卡洛斯提·古尔班基安也请麦提森做代理人购买冬宫博物馆的藏品。代理人促成了伊拉克石油公司与伦敦卡尔纳菲(Colnaghi)公司和纽约科尔德勒(Knoedler & Co)画廊的合作。从一九三○至一九三一年,伊拉克石油公司共购买了二十一件冬宫藏品,之后转售给美国人安德鲁·威廉·梅隆。这是麦提森感到最为自豪的事情,因为他的搭桥连线,使美国出现了一位伟大的收藏家——安德鲁·威廉·梅隆。
  安德鲁·威廉·梅隆是美国银行家,曾担任三届美国总统的财政部长,并任美国驻英国大使。他决定在美国仿效伦敦国家画廊建立美国国家画廊。在得到科尔德勒画廊关于出售冬宫博物馆藏品的消息之后,他立即联系收购俄国藏品。科尔德勒画廊的工作人员曾说:“安德鲁·梅隆所收藏的是冬宫博物馆的精华,这是当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梅隆所购买的冬宫藏品包括扬·凡·艾克的《报喜》、拉斐尔的《阿尔巴圣母》、《圣乔治刺龙》等,其中《阿尔巴圣母》卖价一百一十六万六千四百美元,这是当时卖价最高的作品。截至一九三一年,梅隆共花掉六百六十五万四千美元来购买冬宫藏品。一九三七年,安德鲁·梅隆在去世之前,将全部藏品通过美国杜鲁门总统无偿捐献给了国家——它们构成了当今华盛顿国家画廊的核心收藏。
  当然,冬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当时的情况下,也在竭尽全力地保护冬宫藏品,使得博物馆委员会没能将冬宫收藏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的圣骨匣、三至七世纪萨珊王朝的银器、斯基泰时期的金器、达·芬奇的《圣母子》等出售。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苏维埃中央政治局还曾通过一项法令,规定杰作不能出售。
  一九三二年,当时的博物馆副馆长雅希法·奥尔别林写信给斯大林,反对冬宫博物馆出售其收藏的萨珊王朝银器。斯大林在回信中说:
  雅希法·奥尔别林同志:
  您的十月二十五日的来信已经收到。调查结果表明,文物审查是有道理的。因此,人民委员会和博物馆管理委员会不再干扰冬宫博物馆东方部的藏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