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边写边想


□ 燕霄飞

  对我而言,写作除了愉快,还有跟另一个自己交流争执,最后得到辩驳胜利的一种趣味,实际上是完善技术和思想的过程。这种感觉很明显,特别是画上句号,回顾写作过程的时候。
  《湿淋淋的声音》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其实从小说创作来看,我认为取材的真实与否并不十分重要。
  在现实中,志生的确居住在离我所住的村庄不远的另一个村庄,只可惜我们未曾谋面。县文联的温侯老师跟我讲起他时,他已跳井而亡。
  但志生让我感动的不是他的死亡,尽管这也需要勇气。感动我的恰是他的生存法则。一个并不是很响亮的声音,以其生命的代价,作了一次绝唱,多少给铜臭弥漫的世界以一点清爽。在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一个人能坚守理想主义的情结,这本身就是件很高尚的事情。
  这篇小说我用了第一人称,但“我”并不是主人公,只是一个记录者、观察者。这样做,我可以深入到某个长或短的时间段内,进行无休止的探索。从小说的表现效果看,这或许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房客》我写了一个道德回归的故事。不管原来是魔鬼还是天使,我希望最后都能归结到简单的人的朴素情感上。
  一位尊敬的老师曾说,你不能只给人物以同情,远远不够,你应该以作家的道德良心赋予人物(实质上是读者)一种向上的精神。这句话让我忽然有了一种使命感。
  这两篇小说的完成,让我就小说的“内容与形式”作了一番思索。
  世界上的小说千姿百态,这主义那派别,各种表达方式都有,也似乎不能说孰高孰低。我认为写小说就没有对与错之说,只有效果好与不好的分别。
  喜欢讲故事的人情愿把小说作成曲折跌荡的样子,哪怕看起来它比较硬邦,有棱有角;而有的人更希望小说像一潭水,波澜不一定要很大,但意趣隽永。如果要尝试后一种方式,我觉得非但不能凸显故事,还应把故事消解在描述中,把情节融化于你所营造的叙事氛围里。
  而要做到这一点,行文的气韵很重要;语言的畅达很重要;把握脉络的起伏隐现很重要;平衡郁积与通透的感觉也很重要。
  似乎属于小说形式上的问题与所表达的内容关系不很大。但也不能说与内容完全无关,应该说,某一类型的题材应该有它最恰当有效的表现方式。
  好像任何事物总有内在和外观一样,我觉得以小说论,即是指它的表与里。借小说谈思想、谈内涵、谈题材本身的意义,这是它内部品质的问题,而从小说的外表看,怎样实现较好的表现,这是需要面对的问题。
  在平常中发现高尚、挖掘高尚、表现高尚,对我这样平庸的作者来说,实在是一件值得努力的事情。
  
  责任编辑:陈克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