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午夜聊天室


□ 相思青鸟

事情发生在几个月以前,由于无法再忍受顶头上司,那个年纪足以当我阿妈却一直以为自己还是十八姑娘一枝花的老妖精的骚扰,一气之下我辞去了那份来之不易的好工作。
没有了工作,一时又无法找到满意的工作,日子过得挺无聊,就迷上了上网冲浪。
那天晚上,在一个叫“E-TIME聊斋”的聊天室,我遇到了一件奇怪得连“奇怪”都感到奇怪的事。
已是深夜,聊天室里已没几个人,只有我和几个老友在侃一些无聊却令人兴奋的话题。这时,聊天室里闯进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聊友的名字一般都是比较卡通化、流行化、个性化或文艺化的,一般都没有姓氏,比如,我就叫“相思青鸟”;即使有姓氏的,大多数也是“日化”了的,什么“松岛”、“木村”之类的。而他,很特别,有名有姓,中国的姓氏,诗意的名字,叫章雪。更特别的是,他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过世的女同学。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其时我正读高中,章雪是我同班同学,她常给我递LOVE LETTER,表达她的爱慕之意,因为她长得有点儿"安全",我没理睬她。毕业之后,听我的好友兼死党铁牛说她得了白血病去世了,当时我正在广州读书,就没回去参加她的葬礼。慢慢地,也就不怎么记得这个人了,忘了。
事隔多年,不想会在聊天室里遇到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人。赶紧和她打招呼:你好,欢迎你到聊斋来,你的名字好特别哦。典型的格式化语言!正待按下回车键,她已经和我打招呼了:你好,又见面了!好久不见,你还好么?我挺想你的!
我知道我不认识她,我说:不用这样套近乎吧。我不是美眉了。我想他大概是个同性吧,以为我“相思青鸟”是美眉咯。
她(他?)也不生气,说:我们真的是熟人了,不过,你可能已经把我给忘了。好伤心哦。末尾还加了一个痛哭的图像。
我和她开始聊。窗外,广州的夜空里难得地飘起了雨,记忆里这是本年度的第一场春雨。雨点打在窗户上激起清晰的声响,夜很深,很静,很黑。
我说:是么?我的记忆力不是很好了,忘记了,不好意思。那,你一定很了解我咯?我想和她开个玩笑,所以又说:年龄?身高?职业?学历?喜好?我有些得意,你该原形毕露了吧。可是她的答案让我大吃一惊,突然间我有一种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扒光了衣服的感觉———她竟然准确地说出了我的身高和爱好。我有一种被人玩弄的愤怒。我说:你是铁牛吧,铁牛,你找死啊!在我的记忆里只有我的好友兼死党铁牛才知道我经常到这个聊天室来,也只有他知道我的昵称叫“相思青鸟”。
她说:铁牛,谁是铁牛,铁牛是谁?
惊出一身冷汗!大概是她猜的吧。我安慰自己说。我和她继续聊,聊了很多很久。这时,雨已经停了,夜很静,很深,很黑。后来,我困得不行了。我说:886,我累了,要躺下了。最后我还和她开了个玩笑。我说:你和我一个已经去世的女同学的名字一模一样,你不会就是她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