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不是潘金莲》


□ 酷夏风 diaoke 狄飞惊 夏世营 粉红猪猪侠 藤儿青青 《无尾狗》

  1.我不是潘金莲

  作者:刘震云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2-8

  读者:酷夏风

  刘震云的小说老给我一种感觉:我要讲的事情很简单,简单到几句话的描述小孩子都可以领悟,但是大人不懂。因为大人太复杂了复杂到不相信简单的存在。李雪莲一句话:我今年不告状了。引出了二十多年的故事。其实她心里很简单,就是唯一一个信她话的牛也不让她告了,她就不告了。但是当局就不能简单的理解问题,好像一个重大的问题简单下来不合理。

  读者:diaoke

  看完以后,第一感觉是震惊,我们这个时代的作家已经无力书写这个时代,在文坛上比较活跃的作家,基本上都是写”文革”、童年,过去,或者说写一个村,一个店,一个沟那点儿事。这个时代的作家,很少有像刘震云这样对现实这么敏感、还有勇气和胆量来反映现实的。

  第二感觉,是书名非常好,至少可以读出四种情感:爱情、奸情、冤情和同情。刘震云的结尾改得也非常好:一个人在仇恨当中或者在告状当中,一生当中你想抓到一个人,如果你发现那个人死了,或者忽然觉得他比你还惨的时候,你会怎么样?这里面有泛宗教的意义,就足神性的意义,这样的作品都是经典作品。

  读者:狄飞惊(廉颇老矣,汝能执否?)

  虽被宣传成《一句顶一万句》的姊妹篇,但和前作相比,设计感还是偏重了。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折开头相互拍门对应是刻意,第三部分史为民翻县长的案与李雪娥告倒县长对应也是刻意,立意上动辄把严肃和笑话,正经和荒诞来同转换就更刻意了。

  语言还是与《一句顶一万句》一脉相承.当然非要较真,其实也不是《一句顶一万句》时开下的头,而是《我叫刘跃进》时就落下的根,也不是《我叫刘跃进》时落下的根,而是《手机》就已种下了因,其基本模式就足似是而非的车轱辘话,不是A,而是B。或者升级为不是A.不是B,也不是C,而是D。又或者是升级加强版,不是A,而是B.其实也不是B,而是C.其实也不是C.而是D。管你表层迹象,还是深刻根源,尽是这般归置,一码一码拾掇,水落石出也好,图穷匕现也罢,三言两语的闲淡,尽是道破天机的犀利。所谓”羽扇纶巾,灰飞烟灭”,这是刘老师的长处,说屡试不爽都不过分。

  读者:夏世营

  《我不是潘金莲》是一部幽默小说,它不谈政治,不作检讨,它只说生活本身的幽默。书里面真正有错误的人只有李雪莲,她假离婚,所有人部是试图帮助她、说服她。可是在帮她的过程中,很多官员被撤掉,这不但不是政治逻辑,也不是社会的逻辑

  李雪莲始终没有明白生活的逻辑,她一定要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可是这是没办法证明的,二生活那么荒诞,但是李雪莲那么认真,她用认真来面对荒诞.这件事永远都说不清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