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域(四篇)


□ 王 族

雪域(四篇)
王 族

  冈底斯的树
  
  冈底斯山谷的几棵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先说那个山谷。第一眼看见它的时候,我觉得那里发生过火山喷发或者被地火炙烤过,整个地表一片褐红,没有草,甚至连土地也似乎已经没有了水分。四周全是形状怪异的山,拦腰出现了几条裂缝,更多的裂缝在山口分布,似乎那场灭绝的大火喷突而去时,山口在一阵阵痛中纷纷裂损。
  我想,冈底斯山长年积雪,到了夏季会有一些雪水流下来浇灌它。它现在还是这么个样子,难道早已被烧死了?
  这样的感叹和悲悯实际上起不到任何作用。因为很快我就发现,它原本还有更神美的一面。
  那几棵树出现了。
  正是十月,树叶已经全部泛黄。没有风,它们在阳光中一动不动地泛起层层黄色的光芒。真是美得令人心惊。它们就这么突然把一种圣洁的美展现在我面前。它们是怎样在这条山谷中存活的,平时吸取的是什么养分?这些问题只是一闪而过,没有引起我的思考——我已经完全坠入一种美中。
  后来我发现这种美是危险的。或者说,它只适于在这里出现,与山谷的狰狞红牙对比着,显示出自身的不屈与高洁。对于藏民来说,是不合适的——藏民中没有谁要先死而后生,虽然以生命赴唯一的一次朝圣有时候是不可理解的,但他们面对像火山般突现的灾难,感到无力承受时,他们是会祈求的,他们的信仰永存,所以他们并不会认为褐红山谷中忽然出现几棵大树是奇迹。
  就在那几天,我断定一个人要在生命中坚持美好是多么的不容易,而且时时还充满着危险时,一个门巴族老人在我眼前出现了,他背着东西穿过沟谷,开始爬山。门巴族人背东西都用一条长长的带子把东西绑好,然后又在头上缠绕一圈,背起就走。说是在背,实际上出力的地方在头部。老人的东西中有一个彩色的木瓶,像是老要掉下来。他边走边用手去扶,由于那种背东西的方式不容他停歇,所以,他在扶不着的时候,显得很紧张。终于那个木瓶掉了下来,落入山沟,山沟深有百米,转瞬它就没了踪影。老人一脸沮丧,但却不能停下来。
  我不能再看下去,只好把脸扭向一边。我不知道老人什么时候能爬上山顶,而掉下山谷的木瓶已经让我看到了他在艰辛中付出的代价。
  活着,美是存在的,但却时时充满危险,就像这几棵树,它们是经过一场大火之后,在这块土地上生长的,整个山谷都已经被烤干,它们是怎样成活并坚持下来的?还有那个门巴族人,他的那个彩色木瓶可能是用来装酥油或在长途行进中用于饮用水的;上面的色彩,也许是几代人遗传下来的,那么美,但在瞬间却没入兽嘴般的山谷。
  我走近那几棵树,骇然发现,它们的根盘绕在一起,从光滑的山石上延伸着钻入石缝里,四周一片沉寂干燥,只有这地方稍显得湿润些。它们就这样在这里扎下了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