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祝相宽的诗


□ 祝相宽

一只鸟死在路上

一只鸟死在路上
没人知道它为什么死在路上
人们从它的身边经过
甚至不会留下一瞥怜悯的目光

还有车轮,那些不长眼睛的
车轮,一次次从它的身上碾过
它已经不能喊疼,不能
动一动血肉模糊的翅膀

只有风想把它扶起来
风伸出柔软的手指
不厌其烦地抚摸它抚摸它
抚摸它的羽毛它的伤

我看见一片羽毛在风中飞起来了
它飞的姿态平静而安详
我完全有理由相信那是一只鸟
或一个梦在天空轻轻地飞翔

想起葵花

一朵葵花开了
两朵葵花开了
田野里最质朴的植物
有世间最纯正的金黄

十朵葵花开了
百朵葵花开了
乡亲们手中的灯盏
有穿透心灵的光芒

千朵葵花开了
万朵葵花开了
大平原上汹涌的浪涛
有震撼天下的力量

父亲,我看见你了
你挺直的腰杆宽厚的胸膛
母亲,我看见你了
你举一盏油灯给我照亮

说话

见了麦苗我说些水水灵灵的话
见了花朵我说些鲜鲜艳艳的话
见了石头我说些实实在在的话
见了刀子我说些锋利无比的话
只是遇见狗呀屎呀———
我不想说半句话

我跟孩子们说些咿咿呀呀的话
我跟老人们说些白发苍苍的话
我跟老师们说些恭恭敬敬的话
我跟老乡们说些土里土气的话
只是在官呀僚呀面前———
我怎么就不敢说话

拿起钢笔我说些横平竖直的话
端起酒杯我说些掏心窝子的话
走在街上我说些被风吹散的话
风里雨里我说些电闪雷鸣的话
只是在父亲母亲身边———
我怎么也说不出话

牵狗的女人

牵狗的女人
说是她牵着狗
其实是狗牵着她
狗走在她的前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