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还是和谐社会好


□ 王宏任

在我的收藏物中保存着三件珍贵的物品:一本往来收支簿,一张证明书,还有一个带罩的煤油灯,它们是我生命的担当,使我的生命变得沉实而厚重,使我的生命永远蓬勃着蒸蒸日上的豪情和力量,这豪情使我永远铭记祖上的恩泽,这力量使我尽力实现祖上的愿望。

一、爷爷和他的收支簿

这是一个128开的粉红色布面硬皮的小册子,上面有银色的“工作与学习”,下面用工整的小楷写着爷爷的名字:王振伯。扉页上是“社员王振伯往来凭证”,上面盖着“香河县孙家止务胜利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圆形印章,下署日期是“1954年3月12日”。这个于今已经五十多年的小本子被我们三代人保存得完好无缺,那蓝黑墨水写的每笔账目都非常清晰。这个本子是我们家族历史的见证,也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历史在人民心中的印象。
这是我们村成立合作化时入社的账目凭证。爷爷是个热心公共事业的农村社会活动家,他有极强的社交能力,在周围几十个村子都是个会办事的能人,周围人称他是“半官府”,十里八乡有点什么事,都来找他解决,他也以此为荣。恰巧在解放前夕,他在菜园浇畦,看见匆忙走进个人来,远处有枪声,这人说:“老乡帮我藏个地方,后面
作者祖父入社时的往来账簿(右图为账簿封面有人追我。”爷爷二话没说,就把这人续到井中。我家的井壁上靠南有个洞,正好藏个人,这人就躲在那里。不一会,几个伪军来追人,见爷爷正打辘轳浇畦,问他见没见个生人跑过来。爷爷说:“我满脑袋汗水尽和辘轳转哪,你瞧小龙沟水流得多欢,哪顾看什么人呀,你们快到别处去看看吧,别耽误事。我要发现人肯定向你们报告。”他们都知道爷爷是个场面上活动的人,不会窝藏犯忌的人物,就放心地走了。被爷爷藏起来的人正是解放后的香河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张子明。新政权建立后,张书记第二天就带人拜访爷爷,爷爷成了个红透天的人物。那时新政权的村长、村支部书记和他的喽哕们天天在我家办公,爷爷行六,官称“六爷”,村里什么事都在“六爷”家商量,爷爷的话一言九鼎,他有极强的协调能力和组织能力,给新政权出了不少好主意。土地改革中,我家是中农成分,每年春节跳会的锣鼓衣服大旗都存放在我们家,演员化妆也在我们家,跳完会爷爷还管主要演员的饭。那时,爷爷思想进步,坚决听共产党的话,党说啥就是啥。
1954年,村里成立合作化时,爷爷挑头拥护,先把所有家产都入到社里。这个小本的第一笔账是:驴一头,折价200万元(合现在人民币200元,下同)。车一辆,折价120万元……连大型农具如水车、犁、耙等,我家入社物资总折价是450万元,在全乡是最多的。当时许多人都有观望情绪,有许多家是同意入社,但是不入资产,还有不少人听到人社风声,把资产都卖了(实践证明,这类持怀疑态度的人占了便宜)。爷爷作为铁杆儿革命派是把所有家产都人到社里了,他受到县委书记张子明的表扬,推动了合作化运动的进展。
入社后,爷爷当了半年副社长,后来强调要贫下中农掌握领导权,爷爷自动退了下来(他不退也会让他退的),当了普通社员。他身体薄弱,经常有病,想从社里支点钱看病,答说没有钱。奶奶有病,爷爷去支钱,答说没有钱。那时我们全家八口人,只有妈妈一个青年劳力,爸爸在外工作每月工资三十多元,四个孩子,三个老人,困难可想而知。很快,由初级社转为高级社,入社物资打破村与村的界限,我们入的那头大草驴分到别的村去了,爷爷哭了,他舍不得那头驴。他去找高级社长要求,新社长是外村人,根本不拿爷爷的话当回事,反而问爷爷什么成分,是否有变天思想。爷爷长叹一声:“完了……”泪水盈眶,悔之已晚。其时,张子明已经调到市里工作了,爷爷成了落后的社员。
随着公社化的“一平二调”,各户入社的资产都“平调”了,爷爷的车也没有了,水车早坏了,他说那水车要自己用得用20年,没入社前,全村有40部水车,入社后到1958年,全县的水车全都毁坏,机械化程度在倒退。爷爷的一生劳动成果都贡献给合作化了,他自己成了不受欢迎的穷光蛋。三个人劳动养活七口人,每年亏钱,亏钱从入社物资上扣,扣到1958年不许再扣,因为爸爸有工资,得交现钱了,于是爸爸的工资就成了全家的活命钱。
1959年冬天,全家饥饿,爷爷拿着小本找公社干部要钱,被公社干部训了一顿,说他配合“帝、修、反”向人民公社进攻。爷爷一病不起,到1960年春天,他和两个奶奶饥饿而死,死时攥着那个小本子,那是他一生的心血,几年的折磨。如今,这本子上还欠我爷爷389块5角6分钱,那是爷爷献给合作化的终生劳动果实呀,也是爷爷对共产党的赤诚的心呀!我敢说,爷爷死时是怀着怨恨而死的,他的怨恨难道没有道理吗?到如今,没有人再提这笔钱了,也没有人对爷爷这些人道一声歉。爷爷在死后还被划为地主,因为张子明被打成“叛徒”,遭到恶毒的批判。这是那个变质了的极左集团的残酷、惨烈的专政,它伤了多少人的心呀!和爷爷同样的人在全国得有几千万吧?他们死能瞑目吗?他们受到的欺骗能不影响世风吗?诚信应当从何抓起?先进性从何处呼唤?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