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酒事


出六井村,沿一条栅栏边的村道,过几块肥田,有一口井台。井外,有一列茂竹,顺阿依河长成一条长廊,约里许。沿竹林上行半里,有一宽大吊脚虚楼,正对河道,有点巍然临风的架势。
  虚楼的主人姓董,名小奎,四十多岁,圆脸,无须,身材中等。如果仅仅看面相,董小奎在石峡镇也算得上是长得清爽的人物。但他不能走路,双腿一动,立马显出残疾。董小奎小时得过小儿麻痹,留有后遗症,左腿短小,走路一跛一摆,弧度很大。据说,他二十岁那年谈前妻张梅时,媒人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把他的残疾掩盖过去。
  张梅长得小巧玲珑,像一颗草莓,身上透出一股温软的味道。张梅家在阿依河上游,离六井村有二十里地,与董小奎不熟,经媒人介绍,开始和董小奎谈婚论嫁。媒人是董小奎的远房亲戚,常当媒人,擅长花言巧语。她说:“六井坝。地方好。出大米。”
  这些张梅家知道。他们去石峡镇赶场,偶尔路过六井村,能看见那片肥沃田土,蘑菇一样张开的宽大虚楼,以及阿依河的逶迤风光。但他们更关心张梅要嫁的人,他们说:“地方不错,董家怎么样啊?”
  媒人说:“董家嘛,天老爷,我只能这样给你们讲,米烂陈仓。”
  媒人的说法让张梅家很高兴。那时阿依河两岸刚刚包产到户,人们手里还没有多余的粮食,对吃饱饭尤其重视。接着他们开始关心董小奎,媒人拍着胸脯说:“人没问题,长得壮,能摔倒一头两岁的黄牯。我敢说,在石峡镇,没有第二个能够把牛摔倒的年轻人。不过我要说清楚,董小奎虽然相貌长得好,但也有一个不好的习惯,走路爱踢石子。”
  张梅家的人说:“这不算啥毛病。”
  除了米烂陈仓有些夸大其辞,在其他事情上,媒人并没说谎。董小奎因为残疾,下地干活不易,他爸爸花了一升糯米,在兽医站找了一个师傅,让他学会一手骟牛的手艺,成为六井村的一个骟牛匠。骟牛匠骟牛,首先要学会把牛摔倒在地。当然,不是用力气,而是用一根极粗的棕绳,巧妙地环过牛的四蹄,突然发力,猛然收紧,牛就像小山一样倒下。
  按照风俗,女方一旦有了继续接触的意思,就由媒人领着,到男方来看地方。据说相亲那日,喜鹊登枝,祥云临空,只见一个娇小可人的漂亮女子,着一身红衣,迈着袅娜碎步,由一粗大妇人领着,沿阿依河迤逦下来,进了董小奎家的虚楼。那时,董小奎的父母还没去世,他们忙着招待从二十里外来的张梅,上楼撮米。董小奎的母亲一边上楼,一边说:“煮哪年的米呢?”
  董小奎的父亲说:“陈米有一股霉味,煮今年的吧。”
  他们只有今年的米,为了讨上儿媳妇,像两个演员,以证明媒人所言不虚。
  张梅很高兴,能够找到一户有存粮的人家,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就在董小奎的父母给张梅演双簧时,董小奎却被媒人安排到河边钓鱼,直到吃过午饭,张梅和媒人一起离开,他才披着一席宽大的蓑衣,提着钓鱼竿往回走。张梅知道,蓑衣是钓鱼时垫屁股用的,阿依河的男人喜欢披着蓑衣出门钓鱼。张梅看见董小奎一边走,一边用左脚去踢路上的小石子,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么多石子,客人怎么走路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