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安:何时走出“曝光无用”的阴霾? ——记文安废旧塑料行业公众关注之后


  ■文 刘慧莉

  如果不是媒体曝光黑心作坊用医疗垃圾制造食品包装,公众不会知道,北方最大的废旧塑料交易中心河北文安,其环境污染早已积重难返。

  然而曝光并不奏效,医疗垃圾仍可在文安寻见,只不过更加隐秘了;当地的污水和空气污染不但和以前一样,反而蒙上了塑料焚烧排放二噁英的疑云。这当然不是公众关注所期待的结果,但却不受公众掌控,甚至在源头治理和城市间协作整体缺失的当下,文安的力不从心,更可能走上政绩作秀的歪门邪道。

  文安县已无心恋栈, “十二五”规划似乎并不看重废旧塑料行业——无论从产业提升,还是环境改良。

  成也“搬堆儿”,败也“搬堆儿”

  造粒机噼里啪啦,蹦出一粒粒黑亮的塑料颗粒,落进麻袋就像一袋黑米。老赵抓了一把递过来:“这就是黑聚丙。”接到手里还是温热的。

  这是聚丙烯,塑料的一种。无毒、高度透明、强度好、耐腐蚀、便宜、轻、加工性好、用途广——包括塑料医疗器械,例如一次性注射器。

  老赵生产的再生黑色聚丙粒当然做不了注射器,颜色不对。但他的加工原料——各种废旧的聚丙塑料里,有没有一次性注射器,就说不清了。找他代工的老板隔一阵子到他家卸下好几吨破碎好的废聚丙,老赵只管将五颜六色的废料铲到熔化炉里,另加一些染色用的黑色母,废旧塑料的再生颗粒就成型了,老板再开着小皮卡来拉走。

  至于老赵的老板林喜(化名),就是从碎料作坊的上家把经过清洗和破碎的半成品废料买来,再拉到代工作坊,至于这些废料原来是什么面目,是花盆、杯子、还是一次性注射器,他并不关心;同样,林喜也不必知道他从代工作坊里拉走的再生颗粒日后会不会用于法律规定废旧塑料禁止吹制的食品包装塑料。他只要把成料再拉到制造塑料品的上家手里就行了。

  林喜的身份,在文安被称作是“搬堆儿”的。简单来说就是倒料的“黄牛”,把废料倒给作坊,再把成料倒给吹塑厂。“搬堆儿”互相之间也倒料。“搬堆儿”之间不问货源,不问去处,唯一交流的信息只有料的纯度。瞧一瞧,嚼一嚼,有时还要当场烧,看一看融化后扯出的塑料丝儿是什么韧劲,再试一试味道。

  在赵各庄镇,“搬堆儿”的家很好认。那些在破败的分拣院落和肮脏的破料作坊间鹤立鸡群的小洋楼、高墙院,通常都是“搬堆儿”大户。尹村东面的一个“搬堆儿”大户王天开(化名),就住在这样的小楼里。他家不开作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车库,停着一辆奥迪,还有各种各样废旧塑料的成料,院外的土路上还有一辆拉货的卡车。

  他说在文安做废旧塑料的,早年赚到钱都不会再开作坊了。要么到北京、廊坊买了房子,要么就在原地盖小楼。“能不开作坊就不开作坊,毕竟那味儿还是对身体健康不好啊。”

  文安一共有多少“搬堆儿”不可考,可以确定的是,“搬堆儿”通常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文安废旧塑料产业的“浙江时代”,为浙江人打过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环境保护》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环境保护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