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去见阿炳


□ 李木生


我宁愿走向黑暗,去与你相见。
即使让我白发如雪,我也愿意,只要我能与你生在同时,亲耳听一次,从你手指间流淌出的《二泉映月》。
但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甚至连你当年生活的细节,也都早已被时间的水流,无情地冲走了、淹没了。阿炳兄弟,你可知道,一颗悲苦的心是怎样地想念你吗?把我的心捻作你的二胡之弦,如泣如诉地拉奏吧,那上面,正颤栗着与你心的和鸣啊!
饥饿。连衣服也难遮体了。还有寒冷和寒冷中无妻无后的孤独。北风,雪,破败的道观中的凄清的长夜。更有疾病频频袭来,一只眼睛瞎了,又一只眼睛也瞎了,双重的黑暗,无理地降临在你的壮年。活着,竟是这样的艰难与无趣吗?人,竟会这样的无依无助码?天亮了又能怎样呢,炎凉的世态不是与这黑暗的夜晚一样冷漠吗?而且天亮了,被欺凌的人的尊严,更会羞辱在光天化日之下。绝望,比双重的黑暗还要沉重地压迫在你敏感的心头,或许,你想到了死。
但是,黑夜惊诧了,它突然看见绝望的手握住了那把破旧的二胡,已经被冷风舔僵的手指,困难但却沉稳地放在了那两股静默的弦上。弓,悄然拉动。
把人世间的痛苦与悲愤,还有哀怨与忧伤,尽情的作一次倾倒吧。
它呜咽着,从一个流浪艺人的悲凉的心田里流出,流向无锡的大街小巷,流向一个又一个也是充满着痛苦与忧伤的心灵。只要是满含悲辛的心灵,哪怕漂泊在天涯海角,也能听懂它,立刻与它相通,并让或干涸或冰封的心灵之泉水重新喷流,从而汇聚成浩淼的湖泊。这是善良但却因此承受着悲剧之痛的心灵上自然存在的泉水啊,只要它流动着,让痛苦与痛苦相融,痛苦便会升华为一种博大的抚慰与深沉悠长的感动,从而涵养出一种至善至美的高贵的心性。
这是中国百姓的痛苦与悲愤、哀怨与忧伤,这是一个中国流浪艺人的痛苦与悲愤、哀怨与忧伤。它呜咽着,从无锡小城的街巷间流向一个又一个无依无靠的心田。
仅仅是这些吗?不,不,我分明看见,带着追寻与向往、渴望与呼唤,一个饱受命运欺侮的人挺起胸膛,一颗痛苦的灵魂,点燃在黑夜里……
原来黑夜是可以变作燃烧的炭的,缕缕暖意,怯怯的,但却是坚决地弥散开来。还有光明,动情的光明,羞涩地,又是慷慨地叩动一扇又一扇被漆黑抵紧的心扉。当然还有爱,爱的欢乐,由清清的溪水和着亮亮的月光,酿成甘冽的酒。冻结的收在缕缕暖意中苏醒,被黑暗魇住了的梦,也长出月光样的翅膀,向着光明飞翔。叹息与呻吟,都在爱的阳光下化作颂赞与歌唱,花儿笑了,鸟鸣蝶舞着,痛苦透了的人生,沐浴在欢乐之中!
于是,冰封的中国有春水蜿蜒;半轮明月,穿透浓重的云层,照临冷酷的人间。
你不可能想到,一个瞎子在街巷间所拉唱的曲子,会成为世界经典名曲并让世界为之感动。你更不会想到,连最起码的人的尊严都难保全的一个流浪的民间盲艺人,会是一个让全世界都尊敬爱戴的大师。数千着曲谱在你胸口翻涌,在你指间流淌,只是你生命的响声和生命的需要,欢乐也罢,悲伤也罢,都自然地生长成千变万化的曲谱,一如一腔的鲜血在周身搏动。只是那成功盛过太多痛苦的心怀格外敏感格外广大罢了。你用宽容面对联袂而至的厄运与打击,并将对世间痛苦的感应、理解与同情,全都化为潺潺流淌的乐谱,抚慰伤痛,润泽众生。你已经是幸运的了,这数千首曲谱毕竟还有六首被抢救、保存了下来。从古至今,在黄土之中,该会掩埋着多少自生自灭的英才啊。当然,这也是人类的幸运;能够一辈又一辈地聆听你的《二泉映月》。
我似乎看见,你已经瞎了的眼睛里,正盈满着泪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