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木的心事(小小说)


□ 远方

  小木想给村长送点礼,送什么小木总也拿不定。

  村是个小村,靠着市的边儿,没地。村人大多靠打零工糊口。

  村上办有一个小厂,生产儿童食品,花花绿绿,挺火。村长兼厂长。小木想让村长在厂里给他安排个活干。

  小木妈去得早,爹一个人拉扯大了小木。爹老了,干不动别的了,就在街头卖菜。

  这年头,哪儿挣钱也不容易。能到村办小厂干个活,一月也能挣个千儿八百的。

  村里很多人找村长,村长总是说厂里人满了,满了。但小木觉得这还是个关系问题,小木家跟村长家有关系——是亲戚。村长算起来是小木的表叔。小木叫起来不带表,叫“叔”。这样关系就近多了,关系是近了,可小木家与这“叔”家已多年不来往,只是路上碰上了打个招呼。这样的关系,小木要突然提点什么东西去,是显得唐突了点。主要问题是先得跟村长搭上话,然后才能送点礼。礼呢!又要同一般的送礼者有区别。送的东西要使村长产生“亲戚感”才好办事。

  秋天从树上劈里啪啦地掉下来了。要是在农村的村里,现在一定是一派丰收的景象了。在城市的村可没这景象,倒是有不少村民像城市人一样开始往地窖里存储大白菜、土豆什么的。小木爹这几天在卖大捆的葱。小木想,抱两捆葱去村长家倒是不错,又不像送礼,又不空手。就说是爹让送来的。

  晚上,小木就抱着两捆葱往村长家去了。正碰着村长老婆出来,小木说,我爹让我送两捆葱过来!村长老婆很含蓄地笑笑。放下葱,村长老婆说,你表叔不在,进屋坐会吧!小木说,不了!不了!村长老婆又说,没事吧?小木说,没事,没事!

  出了村长家的门,小木心说,村长不在,两捆葱怕是白送了。可也没办法,人家不在,这事咋说啊?给村长老婆说又不顶用。

  眨眼天就冷了。村里零星响起鞭炮来,快过年了。

  这天,小木在村长家路口碰见村长一个人走出来。看见小木问,干啥呢?小木一紧张脱口说,没没……没事……说完脸腾下热了。村长走了。小木又懊悔又好笑,想来想去不就盼机会吗?这村长面对面咋又不敢说了呢?嗨!下回,下回再碰见机会一定得胆大些,一定!

  过了正月,小木爹脸上又添两道皱纹,嘴里老是含含糊糊地嘟囔着让小木去帮着卖菜。小木推着不去。小木心说,你哪知道我心里想啥呢。

  村长看上去更忙了,整天脚不着地地跑。找他的人还是多,凡是想进村办厂的,村长总是满脸诚恳地解释人满着,实在挤不下,有机会再说吧!小木想,看村长的表情,可能真是挤不下,得等机会。小木想,那就过段时间再跟村长说吧!

  几场雨后,春天就匆匆赶来了。起初还有点羞,犹犹豫豫地在枝头、田野里探头探脑,但很快就放肆起来。几乎是一夜间,就把村里到处都搞得绿油油的。

  这段儿老不见村长,小木一打听,村长出差了,要走几个月呢!小木躺在床上,看着床头小闹钟,闹钟也变得消极起来,不紧不慢一秒一秒地爬,像一个睡眼惺忪的懒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