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福布斯咒语(Ⅰ)


□ 王 刚

  我知道我不是知识分子,我很清楚。根据我的理解,什么叫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知识多于体验和经验。我要举个例子,丹麦哲学家克尔恺郭尔说过一句名言,无论我写什么或者说什么,我的目的不在于增加写作对象或者说话对象的知识,而在于增强他们对于人生的感受。我们知道的太多了,我们的知识成为了我们的一种包袱。
  马丁·瓦尔泽
  
  第一章
  
  1
  这就是在今天你们大家都知道的那个女人姜青。那时她二十九岁,正是急于结婚嫁人生孩子的年龄。是那种把眼睛放得很明亮很夸张地状态搜索男人的年龄。姜青的眼睛像是一个真正的互联网上的搜索引擎,与她的大脑结合之后,会有许多男人在她的思想和意念点击之后成排地列出来。姜青在面对1999年时,最大的困惑是想结束自己过去的生活,她想变得正常。她刚从国外回来,还装着对中国的情况不太了解。她说的话语中总是有个别词汇是英文的,比如她如果说我们这个团队,就一定会说成:我们这个TEAM。挂在墙上的照片显示出她的嘴唇美丽厚实,微微有些上翘,使第一次见到她的冯石像当时其他的好色之徒一样。忍不住地想吻她。性感这个词对于冯石这样年龄的人来说,只要随便使用都会深刻地感到害臊,可是在那个晚上冯石忍不住地对自己说:老天爷呀,她的嘴唇可太性感了。
  
  2
  1999年对于冯石而言是灾难性的,他的资金出现了巨大的问题。其实,对于冯石这样的有钱人来说,他的资金情况就从来没有好过。他总是被朋友逼债,被银行逼债,他也通过种种关系借了利率高达20%的钱,所有的钱他都得还,可是他却没有钱还。他在深更半夜里常说的一句话是:我的脖子被绳索一圈圈地绕起来,每一道都是一百万,它们紧紧地卡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内心深处跟穷人一样地仇恨这个世界。可是,聪明的冯石更知道,那些穷人就像恨这个世界一样地恨他。如果有可能他们一定会把他跟这个世界一起砸碎。
  冯石盼着这一年赶快过去。尽管那不是他的本命年。冯石坐在不太舒服的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女人,心情在刹那间好了起来。
  冯石见到姜青的那个晚上,真正的春天已经来到了北京。
  那是在他开完政协会之后的几天里。他很重视自己是全国政协委员,他认为对于自己这样的有着深深原罪感的富人来说,那是一个保护伞。
  那天他喝得有点多,他对姜青说:开政协会报到时,他很早就去了大会堂,他想成为第一个签字报到的全国政协委员。可是,他还是去晚了,在他签到时,发现牟其中已经在他之前签了自己的名字。
  牟其中是谁?
  姜青问冯石,她当时感觉周围的烟雾有点呛,问完这句话她就开始咳嗽。
  你不知道牟其中是谁?
  冯石好像是被别人打了一样,你不知道牟其中是谁,那你肯定更不知道冯石是谁了,他当时的感觉是自己突然变得有些渺小,有些缺少依靠,他的声音提高了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