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想写出最后的美


□ 吕天琳

  看到每个人手里都开着一朵菊花,我才敢相信这个事实:王立纯老师走了。我接过那朵菊花的时候,心跳骤然停了一下,很短暂。花到我眼前,类似一种移植,我没料到它会进入到对另一个世界的朝拜中。黄色的花冠中间,赫然开放着那张熟悉的笑脸,稀疏的发际顽强地拱卫着荒岛般的颅顶,那上面倒伏着一根根思想的芦苇,苇管里灌满了蒸汽一样巽动的激情。这是一片始终冒着炊烟的高地,那不绝的烟缕犹如他不屈的神思,环绕伸展,波动运移,天空的页面上跳动着他蝴蝶和鸟雀般曼妙的文字……

  遗像里保留着他一贯的微笑。死亡是一个节日,一场盛宴,这是比他先行一步的同行史铁生说的。他一定不会反对,按他的性格他应该就近约三两同好,开几瓶好酒,饭馆大小无所谓,只要对心情对口味就好。每每这时他都很随意,或安静独坐一隅,鼓捣一两支香烟,或随处张望,对窗外的某处投去不露声色的一瞥。事实上,他的许多智性发现,可能都是在这无数次不经意的扫描中悄然完成的,然后默默收藏在他心壁的凹陷里,那里是他灵感的培养基,一杯小酒下肚,无意间就能激发起他的满腹花事。六合天地里,那些小关心,小萦绕,小背景,小现实,小悲欢,小感动,左冲右突,连接碰撞,瞬间结构成一篇篇一部部美文佳作的开端,自他澎湃的胸怀喷薄而出,变成摆在世人面前结晶般耀眼的文学作品。等人的间隙里,他像期待自己小说里的人物一样,慈蔼,真诚,却把天真的坏笑暗自挂在脸上,一个个不规则的烟圈儿锁定了每个人物的性格特点,乃至遭遇和命运。他的口腔里储备着好多深思熟虑又不乏机智的噱头,一张嘴准会让你忍俊不禁,随即令你开怀大笑,笑过之后立刻就会把他的段子储存进你的脑垂体,什么时候吧嗒吧嗒嘴儿,还能泛起无穷的余味。他的段子“含艺量”很高,多俗的句子经他那么一嚼,散布到你耳朵里就特有戏,特提神。这一点特像读他的小说,我读《口罩》、读《一棵树结俩梨》、读《春天的花玻璃》、读《拍手歌》以及他的一些报章短制,诸如《凡光里的圣鸟》、《呼呼隆隆看赛马》等等,都能于某种苦涩中透析出生活的鲜香,从粉面香腮上成涩的泪水显影出入性深处的柳暗与花明,我总认为他像个精通巫术的医生,手里拿着一种情感B超,就那么往世情百态里轻轻一扫,最详实的记录便跃然纸上了。

  在当代中国作家那张以年收入为参照的排行榜中,王立纯自然排不上,他自嘲没有上千万的命,对付个中产阶级就不差啥了。他的专业作家的名头可不是捐来的,那是用他那些货真价实声情并茂的文字换来的。几百万字自然也不是为了凑数码出来的,而是蘸着心血一撇一捺从骨子里边抠出来的。靠着辛勤的耕耘,他渐渐有了一些积蓄,也想做一些想做的事了。于是他到珠海买了房子,似乎也没什么理由,毕竟作家也不能只深入生活不享受生活吧。这样,退休后他就做起了候乌。冬天北方天儿冷,他就扇动依然活泛的老翅往南飞,春暖花开,他倦飞知还,仿佛一只挂在云端的钟摆,由南及北,再从北到南,在一种清静无为的循环中,他似乎已经开始适应这种迁徙的生活了。作为一个生在黑龙江林区,活在松嫩平原上的本色“土著”,他很向往陌生的大海。的确,连一片云彩、一只鸥乌心中都装有一点蔚蓝色,何况一个感情丰沛、心怀远帆又诗意盎然的作家呢。然而久居海边的寓公生活再好再惬意,还是让他心生孤寂与惆怅,即使整日饕餮生猛海鲜,没有朋友的日子也总是让他梦魇思归,他想家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