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人怎么啦?


□ 赵大年

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人文荟萃,文化层次较高。“天子脚下”,见多识广,常领风气之先,北京人得天独厚。然面经过这次非典袭击,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值得反思。
三月白玉兰,四月紫丁香,没有沙尘暴,好一个春天。欣逢北京建都850周年,文友们聚集法源寺丁香诗会,热情朗诵新作诗篇。有诗应有酒,杯觞交错,乘兴安排“五一”长假黄金周组团旅游观光。
为避开几千万人同时出游之拥挤,我们4月19日飞抵昆明。何必记住这个日子呢?后怕呀。当时北京只报道了累计37例非典患者,谁也没在意,孰料一夜之间疫情爆发,呼啦啦就变成了每天过百。晚上昆明的大批旅游团队全都奉命打道回府。我们成了“漏网团”。鄙人尝过“漏网右派”滋味:既侥幸又难堪。此行亦然。云南天高气爽,大理,丽江,泸沽湖,风景如画,没有疫情,好像我辈能掐会算,提前赶来避难。然而心系家园,又是信息时代,北京的情形随时知晓。呀呀,北方交大,财经大学,人民医院……成千上万人被隔离了。某某亲友被感染了。外地小保姆逃走了。卖菜的农民不来了。市民抢购中药、口罩、消毒液,又抢购青菜、鸡蛋、方便面。闻所未闻的怪事儿时刻传来,我们玩得揪心啊。这些信息云南人何尝不知?刚才还满脸带笑高唱劝酒歌的姑娘,一听说是“北京团”,立刻带上口罩,拿起喷壶就打药。在火车站,一群小青年围过来要帮着提行李,听说是北京人,撒腿就跑,如避瘟神。领队小王也有绝的,居然说我们来自哈尔滨。唉,咱北京人哪受过这份儿憋呀!
4月29日是北京新增非典病例最多的一天———152人。也是我们回京的日子。气氛有点紧张,刚坐了一夜空空荡荡的旅游“专列”,还没上飞机就收到单位通知:先回家,自我观察一周再上班。而且,登机前、下机后都要测体温。我们好比怀揣兔子,人人过关,不敢咳嗽,生怕自己体温超标,连累全团文友一起被收容到个什么地方去隔离半月。这可不是瞎担心,此时去外地的北京人,有病没病,被扣留的还少吗?忽然想起,北京出版过一本书《河南人怎么啦?》北京作协书记,《北京文学》主编都是河南人,我们没少拿这话揶揄他:瞧瞧报纸,贵同乡又犯事儿啦!素质差呀。今天在建都850年的日子里倒是应该反躬自问:北京人怎么啦?
北京人好啊,历来崇尚正义。荆轲刺秦王就是燕都派出的,事败后秦灭赵,屠杀20万战俘,追捕燕太子丹至辽,他投河自尽,本溪的太子河因此得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燕赵悲歌唱出了北京人的正义感。北京是连接南北的通衢大邑,契丹、女真、蒙古、满族南下,这里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至于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英法联军,八国联军,日寇进犯,给北京人民带来的灾难多矣。然而每逢灾难来临,都会涌现许多英雄儿女,挺起民族的脊梁,前仆后继,英勇抗争。这次抗击突如其来的非典侵袭,又有大批白衣战士义无反顾地奔赴战斗前线,不避艰险,勇挑重担,无私奉献,舍己救人,谱写下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