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朝留给我们什么


□ 王子今


在鉴赏汉代铜镜时,鲁迅对汉代文化特征有过一番评论。他说:“遥想汉人多少闳放,新来的动植物,即毫不拘忌,来充装饰的花纹。”“汉唐虽也有边患,但魄力究竟雄大,人民具有不至于为异族奴隶的自信心,或者竟毫未想到,绝不介怀。”这位虽不专门治史却对历史有透彻理解的思想家评价中国传统文化时往往多有悲凉感慨,然而他对于汉代民族精神之所谓“豁达闳大之风”的深情赞赏,却以积极肯定的态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霍去病墓前的石刻,充分利用石材原貌,凿痕简略,然而却以古朴的匠工,表现出“闳放”、“雄大”的风格。当你站在仿像祁连山的墓冢前,面对“马踏匈奴”这样的石雕杰作,自然会被凝聚在这厚土坚石中的那种精神所深深感动。
鲁迅所说的“魄力”、“气魄”,当然已经不限于艺术,而涉及了文化精神。可是霍去病墓前石刻古朴的风格,为什么在后世的作品中很难看到了呢?
这些汉代石刻作品,可以看作是当时我们民族的时代精神的反映。当时的汉人,比后来一些历史时期有更多的率真,更多的勇敢,更多的质朴,更多的刚强。而我们国民性中为近代激进学者所深恶痛绝的虚伪与懦弱,曲折与阴暗,在当时还并不明显。有人说,当时是中国文化的少年时代,是有一定道理的。少年的真纯和质朴,正是汉代主流文化风格的特征。
鲁迅用“遥想”两字感叹着汉代和今天的历史距离,其中也表露出对历史过程中文化精华遗失的遗憾。不过,从汉代到今天,有历史的遗忘,也有文化的继承。我们站在陕西关中这片汉王朝以之为政治经济重心地方的黄土地上,可以感受到当时的人们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这里面,有胜利的光荣,也有思辨的智慧。我们还可以由此体会到和现今仍有几分贴近的浓浓的醇醇的生活情味。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位于渭河北边的咸阳原现今是满目黄土。在汉代,这里却是一派浓绿。西汉王朝十一个皇帝,除了汉文帝霸陵和汉宣帝杜陵在渭河以南而外,其余九座帝陵都集中在咸阳原上。坚实的夯土高台,成为帝业的纪念。
夕阳渐落,清风徐来。金字塔一般的高大陵冢,在暮色中显现出深沉的轮廓。这时,如果你独立旷原,临风远望,一定会在胸中涌起思古的心潮。也许你会随口吟诵李白词作《忆秦娥》中的名句:“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我们在帝陵漫步。如果你运气好,或许会在草丛中发现一面汉代的瓦当,上面的文字有可能是“高安万世”,或者是“永奉无疆”。不过,我们知道,这些帝王在高冢之下,实际上很难真的“高安”,也绝不可能享受“永奉”。西汉帝陵几乎都在王莽统治末年的社会大动乱中遭到破坏,有的帝陵在入葬一二十年之后就被盗掘。吕后的尸身,竟然被拖出棺椁,横遭侮辱。1968年9月的一个下午,也许面对着同样的夕阳暮色,一个名叫孔忠良的农村孩子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竟然在刘邦长陵附近一条水渠的泥土里,发现了吕后的“皇后之玺”玉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