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的陪伴 岁月的期盼


□ 非 尚


作为一个话剧爱好者,我从1993年开始到安福路看话剧,算来已有12个年头了。这12年来经历了无数美妙而神奇的夜晚,都是因为有了话剧的陪伴。说实话,至今我还很怀念话剧大厦建造之前的人艺剧场,和现在的富丽堂皇相比,她有个很局促、很窘迫的门厅。演出前,那些进剧场的、等人的,还有工作人员和宣传海报通常都会挤在这个小小的门厅里,使人只能以很慢的速度通过。门厅的灯光不是很亮,昏黄的那种,但这一切现在却都被赋予了一种朝圣的色彩,那缓慢移动的脚步也仿佛是因为进入艺术殿堂而带来的虔诚和庄重。那因距离缩短而贴近的人群,现在想来也有了一些亲切和温馨。就象我们逢年过节、亲人团聚时,总会聊起小时候奶奶炒菜的昏黄灶间,和炉子上冒着热气的美味沙锅,尽管那或许只是一个很寒酸破旧的厨房。
但重新踏入话剧大厦的时候,我还是被这幢泛光灯包裹着的现代化大楼所吸引了。说实话,艺术剧院改造的那些时间里,对于我们这些话剧爱好者来说,总是会有些饥渴和烦躁的,因此不难想见我们对于新大楼的期盼。记得重建后我看的第一出戏是《天堂隔壁是疯人院》,那是2000年的3月28日,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很巧,今天刚过五周年,记得我在那天晚上的观剧笔记里写到“踏入水晶大吊灯那圈圈光晕的一刹那,我预感到,今晚一定是个愉快的夜晚”。事实也正是如此,每当我看完一出精彩的演出后,走在散发着幽香的安福路或武康路上,我总会有一种很强烈真实的感觉,我想,那应该叫幸福
这样的幸福感于我已经有了许多次,尽管并不都是在安福路这个剧场里。有雷国华导演的《奥赛罗》、有王志文的《楼上的玛金》,看过赵屹鸥的《鼠疫》和广受好评的《艺术》、还在美琪看过李默然老师的封箱之作——《夕照》,甚至我还看过一出在青话花园里的露天话剧——周笑莉主演的《皆大欢喜》。从最初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来买票,到恋爱时鼓动女友一起来看话剧,当2000年重新踏入艺术剧院时,女友已经升级为妻子了。当然,票价也从最初的三、四十元涨到了现在一百多元。可以说,话剧贯穿了我的整个青年时代,至今我依然保留着不少演出前购买的说明书和那些在激动的夜晚写下的观剧笔记。说的拽一点,那里面承载着一个话剧爱好者的青春年华。
当然,在话剧中心庆祝组建十周年之际,作为一名话剧的忠实观众,我们当然对话剧有着更高的希冀和期盼。
一是希望话剧中心能更重视培育基本观众群。话剧中心有个叫戏剧沙龙的戏迷组织,愿意加入戏剧沙龙的朋友,至少是有准备将看话剧作为业余生活中一项主要活动的,这些人就应该作为话剧中心所要争取的基本观众。通过提供优质的服务和精彩的节目,来培育、巩固这批基本观众群,吸引、带动更大范围的话剧爱好者到话剧中心来看话剧,就可能更广泛地创出上海话剧中心的品牌
二是希望话剧中心能为培育多元化的话剧市场多出点力。从总体上说,上海的话剧演出团体还是太少,演出场所也不多,分布的面也不够宽,比如我住在浦东,每次到安福路来看演出,总要折腾好一番,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在浦东就能看上话剧就好了。我想,有我这样想法的朋友一定不在少数。按说,在上海这样的城市,只有一个正规话剧演出团体,与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形象实在是不相符合的。上海是一个人口众多,且流动量很大的现代化都市,市民成分复杂、层次多样,但在快节奏、高压力的城市生活中,他们都需要有高质量的艺术作品来缓解压力,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而他们对艺术的观点、要求,或者具体些说,他们对话剧的喜好和态度可能都会因为受教育程度等各种因素的差异而不同。因此,我们希望能通过细分观众群,发展多元化、多层次的话剧演出市场,来满足各个不同层次观众的需求。当然,这就需要我们有针对不同观众的细分的演出团体和场所。自然,这不是话剧中心一家能够做到的。但作为上海唯一的正规话剧团体,无论如何都应该具备这样的观念和胸襟,然后才能去努力实践并促成之。去年在话剧中心的大力支持下,上海的第一届大学生话剧节就是一个很成功的范例。
分享: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