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传统服饰色彩的历史演绎与价值内涵


□ 杨凤飞

内容摘要:本文将中国传统服饰色彩的历史概括为服务主体的转变和服务性质的转变,试图在这两种转变中寻找其所体现的价值内涵,以便为当前纷繁复杂的服饰现象寻找历史印记,为我们研究当前服饰色彩经济探索服饰色彩品牌发展打下理论基础。
关键词:传统服饰色彩价值内涵

一、传统服饰色彩服务主体的转变
中国传统服饰色彩服务主体的转变可以言简意赅地形容为从以色“娱神”到以色“娱人”的转变。人类一开始以“人”的面目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时,并非像我们今天这样能够对自然中的一些现象做出合理的解释,所以他们总是企图诉诸外界的神秘力量或者“神”(最起码是其心中所幻化出的“神”),以消除自己对自然界的恐惧。于是,他们将自己认为具有“神”的特征,或者能够取悦于“神”的色彩涂在脸上或身上,点着篝火欢呼跳跃,从而使色彩成了他们与“神”沟通的媒介,成了他们取悦于神的梦想途径。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这种原始色彩的“娱神”特征慢慢地隐化了,转向服务于更为实际的主体——人。这个时期,人们对自然的恐惧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烈了。人们开始由对自然色彩的崇拜与赞颂转变为观赏和赞美,并开始用色彩来装扮自己的生活。这一点,从我们发现的花色相间的古代丝织品中得到了证明。在河南安阳殷墟古墓中出土的古代服饰残片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服饰纹理多是黑色与白色相间,条纹清晰。这种“原始人对世界万物偶然性和时间性中获得解放的完美表达”恰恰说明,服饰色彩所体现的社会功效和价值导向开始发生转变。

二、传统服饰色彩服务性质的转变
随着人类阶级社会的产生,服饰色彩的服务性质也理所当然地发生了转变,由原来的自然性服务转向社会性服务。
所谓自然性服务,即是人类出于自身的审美意识需求,对服饰色彩的一种自发式应用。这种自发性是来自民间群体的以不自觉的形式反映出来的一种自觉行为,它不具备统治阶级意志的表达。在中国的农耕时代,每逢季春时节,养蚕行将开始,国主的元妃总要将鞠衣作为告桑之服,而且脚上还必须要配以屦鞋,因为屦的颜色与鞠衣的颜色相同。这说明,当时的人们在服饰的色彩选择上已经不再单单是与迷信和巫术联系在一起,而开始突出服装色彩的搭配,自发地注重自身的审美意识需要,将色彩自然地服务于主体的装饰需要。
所谓社会性服务,即是基于阶级统治的需要,对服饰色彩的一种自为性应用,这种自为性需求在我国几千年来的封建统治中可以说是一衣而终的。虽然各个朝代对色彩的偏重有所不同,但是将色彩赋予“礼”的规范性,“以色服礼”这一宗旨从未改变。当然,统治阶级对服饰色彩的自为性应用也为维护其阶级统治,保持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所以,后来人们对服饰色彩的应用也就开始由不自觉转向自觉,服饰色彩的服务性质,也就由原来的毫无任何政治目的的自然性服务转向为带有阶级、身份、地位的社会性服务。
可见,中国传统服饰色彩的历史演绎是一个自然的、历史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服饰的色彩被一步步赋予了历史的烙印和阶级的含义,这些历史烙印和阶级含义在不同的阶段和不同的环境中,也赋予了服饰色彩以不同的价值内涵。

三、彰显自我价值
从服饰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每个人的着装行为实际上都反映出内在的真实人格,无论其主观上是否欲求体现自我,这其实是一种潜意识中体现自我个性特征的真实表达,是自我价值的彰显。从我国古代的一些文学作品中可以看出,个体自我价值中的个性彰显是与服饰的色彩密不可分的。例如《三侠五义》中的白玉堂,性格孤傲、个性张扬,书中在首次描写此位侠士时用了以下描述:“白扇鹤顶,银色丝绦,足蹬白色软底快靴,外罩雪色英雄氅”。这种单纯的白色系搭配立即向我们展示出了一位英俊潇洒,且个性张狂的侠士形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