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金婚父亲母亲


□ 孙振军(蒙古族)

  如果有人问我:人到中年的我,最有成就感的是什么?我一定会告诉他:父母双全,夫妻和睦,孩子健康。的确,去年冬天就过了八十岁生日的父亲母亲,应该是早已过了金婚之禧的。
  父母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结婚成亲的?惭愧得很,我不仅从来没有问过,而且直到今天也不甚了解。因为在我的概念与记忆中,父亲就是父亲,母亲就是母亲,既理所当然,又浑然天成,还用得着刨根问底吗?
  解放初期,也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父亲是共产党政权领导下的最早的村干部,具体职务好像是大队长。但由于他高小毕业的学历、英俊挺拔的气质,嫉恶如仇的性格、能言善辩的口才,很快就引起同僚的忌恨,共同合力将他排挤出村干队伍,将其“推荐”到乡供销社还美其名曰“帮助工作”去了。不过倒也算苍天有眼,阴差阳错,因祸得福,父亲竟然从此进入了国家正式干部序列,我的家庭也成了那个年代农村人万分羡慕的“一头沉”之家,步入当时标准的乡下“小康”阶级。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我从部队退役后参加工作,以至于直到今天,在豫西一带我偶尔还能遇到父亲的老同事。这些年事已高的叔叔阿姨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会对我感叹:“你长得可比你父亲差远了,他当年可真是一表人才啊!”夸一个男人长得俊朗似乎有些挺别扭,尤其是对自己的亲老子。不过,这确是实情。听得多了,我曾经回老家翻出父亲青壮年时期的照片审视,深感前辈所言不虚,就说父亲剑眉下的那双眼睛吧,似乎能隔着村子看见村霸、隔着玉米看穿谷子……
  但是,我记忆中的父亲似乎与所有轻松、美好的词汇都无关。他那时,无论是在走在路上还是骑在自行车上,除了手不释烟、烟不离口外,还总是自言自语、念念有词。可是,他并不是在背书,旁边也没有其他什么人啊!于是我就十分不解地问:“爹,你在跟谁说话啊?”父亲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我的疑问。直到许多年以后我才弄明白:他是在盘算一家十多口人的生计啊!
  尽管生活十分艰辛,但父亲却从不像今天的我一样,动不动就会烦躁地咆哮一阵。对奶奶、对母亲,对我们兄弟姊妹八人,父亲都有极好的耐心,不仅从没训斥过我们,而且从没叫过苦、从没叫过累、从没说过自己对家里贡献大之类的话。什么叫伟大?不自夸、不自恋、不炫耀、不张扬,一种稳定的依托,一种牢固的厚实,默默地把自己的事做好,就叫伟大。这一点,正好也与我相反:我做出了一点点成绩,就想叫全家人知道、全村人知道、全国人民都知道;所幸我外语差点,否则我保不准会把我的成绩翻译成外文贴在互联网上,让地球人都知道。这就叫渺小。惭愧啊!
  说到父亲对家人的深爱,我举个小例子。今天根本不摸烟的我,其实四五岁时就被村里的长辈们带坏了。当时父亲和同辈人站在街头抽烟,他们只要刚一点着,我就会瞅个不够注意的大人,一下子蹦跳起来,伸手抢走人家含在嘴里的香烟,然后躲到一旁自己抽。要换成今天的我,尽管我只有一个孩子,肯定一巴掌打上去了;而当年的父亲却从没责骂过我。因为他有一个古老的观念:孩子就要调皮些,长大了自然就会好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