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故事



  友谊
  
  我走在街上。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认识你。”
  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我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我说:“你是……”
  他说:“记不起来了?”
  我说:“记不起来了。”
  他说:“真的记不起来了?”
  我说:“不好意思……”
  他高高扬起的眉毛忽然垂下去了,好像很失望。他说:“对不起,我可能认错人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过了几天,我和一群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时说起了这件事。朋友们说他们也遇到过那个人,谁也不认识他。
  “没准是个疯子吧?”我说,“不过他穿得倒是很整齐。”
  一个中年人原来正在擦邻座的桌子,听见我们的说话,他放下抹布说:“他不是疯子。”
  我们望着那中年人。
  “他是我的邻居,他不是疯子。”
  “那么他为什么会那样呢?”我问。
  “他原来是个司机,成天帮着人家送货,去年秋天遇上了车祸。总算没死掉,但是他醒过来以后把什么都忘了,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三十多岁的人了,老婆跟着别人跑了,出了事也不回来看看他。”
  “他孩子呢?”
  “他没有孩子。他一个人住,关上门连个动静都没有,怪可怜的。以前他有不少朋友,现在连一个也没有了。他向我打听他过去的事情,我怕他伤心,尽挑好的说。
  “他问:以前我是干什么的?我就说:以前你在一家公司里做事。
  “他问:哪一家公司?我就说:你出事不久那公司就搬走了,搬到哪里我也不知道。
  “他问:我成家了吗?我就说:你不晓得自己还在打光棍吗?
  “他问:我总该有些朋友吧?我说:有啊,你有很多朋友。
  “他问:那他们都去哪儿了呢?我说:他们都太忙了,没工夫来看你。
  “他说:那我就去找他们,我总得有朋友啊。我问:你怎么找啊?
  ”他说:到街上问就是了。“
  “他找到了吗?”
  “能找得到么?就算是认识的,也避开他了,傻子一样的人,谁想认他?”中年人摇着头,把桌上的秽物推到桌边用抹布裹了,然后握着走了。
  “他叫什么名字?”我大声问。
  中年人回过头,怀疑地看了我一眼,说:“他叫宋爱国。”
  
  又过了几天,我在街角遇见了那个可怜的男人。他失魂落魄地走着,眼睛盯着地面像在寻找什么。
  我故意凑上去,拦住他说:“我认识你,宋爱国。”
  他抬起头,激动得几乎要哭了。
  
  夜游人
  
  夜里将近11点的时候,我还在街上游荡。我已经游荡了一个晚上了。起初街上还有很多人,我随便挑中一个就跟在他后面走,直到他走进另一幢建筑不再出来。
  我跟过两个少女,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小学生,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盲人和他的一条狗。他们带领我几乎走遍了整座城市,让我用脚走路,让我坐公交车,还让我乘了一次出租车,最后他们把我丢在连本地人都不熟悉的地方,消失在大大小小的房门里面。每次我像个流浪汉一样立在别人的门前,不高兴也不忧伤,下一个人会带我去另外一个地方。那曾是一支怎样的队伍啊,跟在他们身后的时候,我不知道谁是统帅,是我,还是他们。
  当盲人走进他的房间时,他的狗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屋子里亮了灯,温暖从窗口漫出来。我看见盲人在他看不见的光明里摸索着坐下,房间里显然没有别人。我好奇地等着,猜想那盲人是假扮的,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不久,窗子里的灯熄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站在街心,觉得有些困了。我慢慢地挪动双腿,脚步声在石板路上传得很远。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另一串脚步声传过来,低沉而有力,正在接近我。他可能是我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遇见的最后一个人,跟着他走到底,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于是我放慢步子,又故意停下脚步掏口袋找烟抽,找到了烟插在嘴里又开始找火柴。我划了三次才划着,那时忽然来一阵风把火吹熄了。我又划了一根,点着了烟。当我吸到第二口的时候,我听见那人小跑起来,没等我转过身,他就已经立在了我的面前,挡住了路。
分享:
 
更多关于“五故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