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的小姨


□ 何玉茹

何玉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河北文学》、《长城》副主编,河北省作协创研室主任。已出版长篇小说《冬季与迷醉》等四部,中短篇小说《素素》、《楼下楼上》等一百多篇。多篇小说获奖和被转载。

  现在的时间是19点21分,我想象,那趟慢车已经缓缓启动了。我的小姨坐在硬卧车厢里,一脸兴奋的表情,由于兴奋那双大眼睛几乎年轻了四十岁。

  没错,小姨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她比我大了整整二十岁。

  火车票是我去买的,送站也是我开的车,我只是没把小姨送进站去。一路上我很不痛快,车开得快了,跟车跟得紧了,绿灯变黄灯了,小姨她总要发出一声惊叫,弄得我比她还要紧张。她却比我还不高兴,惊叫之后她总是说,为什么就不能慢一点呢?我说,没看见大家都在开快车吗?她就说,他们开他们的,你开你的,方向盘不是在你手里?我说,慢比快还要危险,你懂不懂?小姨说,我才不信,别以为我没开过车就是好哄的,找个警察问问,是慢危险还是快危险?

  这倒也罢了,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小姨总是要摇开窗户。把那些发小广告的人招惹过来,她说。小孩儿们也不容易。对年轻人她一律称作小孩儿,其实如今的年轻人哪一个都比她处事老到,跟年轻人比她自个儿倒更像个小孩儿。将近火车站时,她手里五颜六色的广告宣传单已有一大摞了。她就那么一手拿了那堆废纸一手拎了包下了车,我要她把那些废纸扔回车里,她说火车上还看呢。我本想存了车送她进站,她却坚辞不让,说,求求你了,就让我自在会儿吧。

  可是,刚把车调转头,我就从后视镜里看到小姨在施舍一个抱孩子的脏兮兮的女人,那摞宣传单已被她放在地上,她正从挎包里掏出她的钱包,女人巴巴地望着钱包,那个孩子在她怀里东张西望的,天知那是谁的孩子!小姨的钱包是蓝花布缝做的,我家的抽屉里也有一个,小姨送的,我却从没用过。

  我非常地想去阻止她,可“让我自在会儿”的话又使我坐了没动。我看她拿给女人的是一张纸币,然后她装好钱包。拿起地上的宣传单,向进站口走去。小姨梳了两条不长不短的辫子,跟年轻时的梳法一样,两条辫子背在脑后,被一条小手绢儿扎在一起。纯布面的小手绢儿已有很多年没卖的了,那也是小姨缝做的,白底黄花,就像辫子上落了只黄色的大蝴蝶。她上身穿了件短款的茄克,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显得两条腿长长的。她的头发是全黑的,奇迹般地没一根白头发,从后面看。说她二三十岁也一点不夸张。

  进站口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那是在验证车票和身份证。小姨的影子变得模糊起来,隐没进队伍之后,就再也看不见了。每次进站,小姨总是抱怨,坐个车还要验明身份,我们那会儿可从没有过。她总爱说“我们那会儿”,好像她那会儿是个再美好不过的年代,其实那年代大家都知道,虽说人是单纯了点,可各种各样的不如意也多得很,她是把不如意统统删去,独剩了那点单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