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的小姨


□ 何玉茹

何玉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河北文学》、《长城》副主编,河北省作协创研室主任。已出版长篇小说《冬季与迷醉》等四部,中短篇小说《素素》、《楼下楼上》等一百多篇。多篇小说获奖和被转载。

  现在的时间是19点21分,我想象,那趟慢车已经缓缓启动了。我的小姨坐在硬卧车厢里,一脸兴奋的表情,由于兴奋那双大眼睛几乎年轻了四十岁。

  没错,小姨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她比我大了整整二十岁。

  火车票是我去买的,送站也是我开的车,我只是没把小姨送进站去。一路上我很不痛快,车开得快了,跟车跟得紧了,绿灯变黄灯了,小姨她总要发出一声惊叫,弄得我比她还要紧张。她却比我还不高兴,惊叫之后她总是说,为什么就不能慢一点呢?我说,没看见大家都在开快车吗?她就说,他们开他们的,你开你的,方向盘不是在你手里?我说,慢比快还要危险,你懂不懂?小姨说,我才不信,别以为我没开过车就是好哄的,找个警察问问,是慢危险还是快危险?

  这倒也罢了,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小姨总是要摇开窗户。把那些发小广告的人招惹过来,她说。小孩儿们也不容易。对年轻人她一律称作小孩儿,其实如今的年轻人哪一个都比她处事老到,跟年轻人比她自个儿倒更像个小孩儿。将近火车站时,她手里五颜六色的广告宣传单已有一大摞了。她就那么一手拿了那堆废纸一手拎了包下了车,我要她把那些废纸扔回车里,她说火车上还看呢。我本想存了车送她进站,她却坚辞不让,说,求求你了,就让我自在会儿吧。

  可是,刚把车调转头,我就从后视镜里看到小姨在施舍一个抱孩子的脏兮兮的女人,那摞宣传单已被她放在地上,她正从挎包里掏出她的钱包,女人巴巴地望着钱包,那个孩子在她怀里东张西望的,天知那是谁的孩子!小姨的钱包是蓝花布缝做的,我家的抽屉里也有一个,小姨送的,我却从没用过。

  我非常地想去阻止她,可“让我自在会儿”的话又使我坐了没动。我看她拿给女人的是一张纸币,然后她装好钱包。拿起地上的宣传单,向进站口走去。小姨梳了两条不长不短的辫子,跟年轻时的梳法一样,两条辫子背在脑后,被一条小手绢儿扎在一起。纯布面的小手绢儿已有很多年没卖的了,那也是小姨缝做的,白底黄花,就像辫子上落了只黄色的大蝴蝶。她上身穿了件短款的茄克,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显得两条腿长长的。她的头发是全黑的,奇迹般地没一根白头发,从后面看。说她二三十岁也一点不夸张。

  进站口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那是在验证车票和身份证。小姨的影子变得模糊起来,隐没进队伍之后,就再也看不见了。每次进站,小姨总是抱怨,坐个车还要验明身份,我们那会儿可从没有过。她总爱说“我们那会儿”,好像她那会儿是个再美好不过的年代,其实那年代大家都知道,虽说人是单纯了点,可各种各样的不如意也多得很,她是把不如意统统删去,独剩了那点单纯了。

  今年,小姨这么独自出行大约都有七八回了,开始是杨明送她,只送了两次,杨明就跟她吵翻了。后来的几回就都是我送了。杨明是小姨的女儿,外甥女比不得女儿,不好到吵翻的地步,但我心里的气也常一鼓一鼓的,鼓得多了,免不了会放出一点,那一点却依然是克制的,就像缓缓吐出的一口烟气,绵软软的,不便显现什么锋芒。

  小姨去的是千里之外的一个县份,那县的名字很拗口,我总也记不住,小姨好像也懒得重复,只说“北边”。家人们都知道,小姨一回又一回的出行都是在去“北边”,“北边”有一群喜欢她的孩子,那群孩子需要她。这话是小姨说的,家人们却都不大相信。家人们包括杨明和她的丈夫刘克,还有我的丈夫李行,还有大姨家的表姐洪雁。洪雁一直没结婚,大姨、大姨父,我的父母,包括杨明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小姨父,都先后脚地去世了,老辈人只剩了小姨一个,洪雁的婚事就更少有人提了。其实小姨曾多次替洪雁张罗过。只是对小姨的看法洪雁跟我们一样,每张罗一次,洪雁就拒绝一次,直至彻底浇灭了小姨的热情。对小姨的出行,我们和洪雁都一致地认为有点出格,首先,“北边”果真有那么一群孩子么?原本是说去看知青点的老房东的,结果人家老房东死了,还有什么再次去看的必要?莫非那孩子们是老房东的后代,老房东死前有过嘱托?就算有过嘱托,千里之遥,也当不得真啊!再说了,就算人家当了真,就算那群孩子当真喜欢她,她除了那点退休金,又能给人家带来什么呢?想到退休金,大家还给小姨算了笔账,每月3300元,若每月去一次“北边”,除去来回的车票钱,除去住宿、吃饭的钱,再除去资助孩子们的钱(大家猜资助一定是有的,即便没那群孩子也会有,因为那是个偏远的山村,下了火车还须坐很远的汽车才能到达),她的退休金也就差不多全交代了。最着急的自然是杨明、李克两口子.因此他们很快就跟小姨吵翻了。他们在意的当然不仅是小姨的退休金,还有她来去的安全,他们一再表示要陪小姨一起去,小姨总是坚决拒绝,说他们会破坏她的感觉。杨明说,什么感觉,不过是为她更自由自在地做傻事吧!

分享:
 
摘自:当代 2013年第03期  
更多关于“我们的小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