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托付


□ 高晓晖

  记得是在岳恒寿先生去世的前几天,我到中南医院看望他。他虽已病重,但见到我,就开口谈起了他钟情的文学。他向我表达了他的心愿:希望我做他的有待出版的几部作品集的责任编辑,并为他的中篇小说集写个序言。听了他的这个托付,站在一旁的刘艳霞女士(岳恒寿先生的老伴)早已泪流满面。我唏嘘不已,我们的岳先生啊,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最关心的还是他有待出版的书稿。这一点,在他口授的一份遗嘱中,也得到印证:“文章千秋事,得失寸心知。要说遗憾的话,以《跪乳》为代表作的中篇小说集没能出版,尚有一部长篇小说存放在那里。等到形势好转,经济条件允许的年代,望在任的作协领导能实现我的希望——结集出版,以告慰朋友和读者!在此,多谢了。”我当场应承了他的这个托付,并从心里祈祷他能闯过这一关。但是,几天后,岳先生就离开我们了。噩耗传来,满心的悲伤不可言说。和着这份悲痛,我草成一联,献于先生灵前:
  此生苦恋惟文学,了犹未了,悲乎;
  斯世同怀竟忘年,欲说还休,哀哉!
  先生对文学的苦恋,应该说是贯穿他一生始终的。儿时母亲的歌谣和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文学的种子。上世纪60年代,他应征入伍,人民军队的培养,让他的文学梦开始生根发芽,并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军旅作家。转业到湖北省作协之后,他全身心扑在文学事业上,一边当编辑,一边从事创作。一部《跪乳》终于使他赢得了最广泛的文学声誉。刚刚退休那阵子,他好像真正开始了生命的第二春,他是那么雄心勃勃,一次次回山西老家,探访故旧,体验生活,像老农民一样在太行山区寻根,和黄河边的老船公同吃同住,乐此不疲。他还计划把自己构思创作每一部作品的过程写下来,结集出版,启发后学。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得最多的是他没有结集、没有出版的作品,这包括他的中篇小说集、报告文学集以及长篇纪实文学《为春天辩护》等;同时,他还在构思新的中篇小说,期望来年春暖花开,他能动笔完成这个关于抗日题材的新中篇。关于文学,他未了的心愿还很多很多!
  尽管同在省作协上班,但各自忙碌,也因年龄的差距,我与岳先生交往并不多。岳先生退休之后,反而经常来我办公室小坐,其实,他来小坐并非过来闲话,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几乎每次过来,他都会给我出些题目。他在构思过程中,有些情节或者细节的取舍,让我给他“参谋参谋”,在写作过程中,有些标题或者观点,也让我一起“斟酌斟酌”。他在《从〈话别〉到〈妈妈〉》(载《湖北作家》2006年春季号)一文中,还郑重其事地谈到了我们一起讨论《妈妈》某些情节的事。每次交谈,他必取来纸笔,认真记下谈话的内容,像个小学生似的,这让我感到很是难堪。我说:“你再这样,我真不敢开口说话了。”他说:“记下有用,记下有用。”次数多了,我也就不再跟他较真了。先生用这样一种独特的方式启发我的思考。
  当然,关于母亲,是他谈得最多的话题。谈母亲的坚韧,母亲的宽厚,母亲慈爱,母爱的博大。这些情感都融入了他的作品中,也在他的创作谈《永远的母亲》(载《长江文艺》2005年第11期)中有更详尽的表述。但我估计很少有人知道岳先生珍藏有三首旧体诗,那是他对故土对母亲的深深眷念。这三首诗分别写于1985年、2000年和2001年,而最后改定,却在他辞世前的2008年。岳先生不会使用电脑,他百余万字的作品都是他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手写出来的。他请我帮他将这三首诗打印出来,我顺便将它们收藏在电脑里了:
   母恩无报
  慈母跪天送儿行
  雕影长望残阳中
  门前栽棵小桃树
  窗边掐日数春风
  花开未归白发落
  果熟梦圆痛失声
  再探娘亲树枯已
  独步黄土觅音容
  (1985年春)
   故居感怀
  屋暖最忆过年忙
  吃饺香了新衣裳
  儿时一掷合家乐
  老来珍重独悲伤
  蔓草生院缠锈锁
  野雀栖室噪天窗
  再破终是生身地
  不寄他乡恋故乡
  (2000年夏)
   重游东浮
  当年庙颓做学堂
  阎罗殿中书声琅
  童心如镜尘未染
  老态积浊多业障
  菩提重兴启蒙
  佛光普照归地藏
  万种牵挂可抛却
  唯是亲情难清偿
  (2001年秋)
  这三首诗,岳先生都一一给我作过解读。《母恩无报》有两个中心情节,一是岳先生1965年参军入伍时,是父亲送他到县城去的,母亲没有与儿子同行,就站在高高的打谷场上目送儿子远行。母亲实在站得太累了,就跪在地上,一直望到看不见儿子的身影了还在长望,母亲把自己望成了一尊雕像。“慈母跪天送儿行,雕影长望残阳中”一句,仅在我这里,岳先生至少改了三遍,他总觉得这句诗无法充分表达母爱的凝重和他对母亲的感恩之情。二是母亲每送走一个儿子,就在门前栽棵小桃树,母亲以桃树的春华秋实掐算儿子的归期。岳先生说,小桃树是他生命的一种象征,他曾打算以“门前栽棵小桃树”为题写一个自传,可惜,这个自传被他永远带进了天国。《故居感怀》是岳先生回到生身之居的观感。他说那年回山西老家,特意去看了废弃多年的自家老屋,他拨开封门的荒草野蔓,打开锈锁,推开屋门,竟有一群野鸽惊飞而出,屋内的土炕上更是积下了一层厚厚的鸟粪。物是人非,老屋的破败令他十分伤感。《重游东浮山》也是岳先生晚年回乡的记游。岳先生说他早年上学是在村里一座破庙里,此庙曾遭日本人的炮击。而他上课的教室却是这破庙的阎罗殿。多年之后,他回乡看到破庙已重修,香火旺盛。人世沧桑,令他感慨万千,遂草成此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