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蒲汪


一习凉风从水面吹了过来。
  柳枝缓缓的晃动了两下,月亮快有一竿子高了,四下里格外的静,能隐隐约约听到邻村的狗叫声。
  老董头蹲着靠在汪边的老柳树上,抽完了他饭后的一袋烟,转身回到院子里,没有进屋,伸头对屋里说,他娘,我去瓜地了。
  喝口水再去吧,他爹。
  不喝了,不渴。我得赶紧去,眼看西瓜快上市了,要被人糟蹋就完了,还指望它呢……
  老董头边说边走出了家门。
  睡觉时把门关好。老董头又回头叮嘱了一句。
  唉,知道了。
  老董头其实不老,才刚满五十。可是由于日常的过度操劳和对五女一儿的抚养,使得他异常苍老了,如同快七十岁的样子,佝偻的腰身是他过度操劳和日益苍老的最好见证。老董头无一技之长,更谈不上去经商做买卖了,他的老婆也是如此,这恰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家子的日常开销全靠夫妻俩在那十几亩薄田里摸爬滚打,生活的拮据可想而知了,好在这老两口不喝不赌,孩子们也是听话勤快的。
  老董头顶着月光,肩头搭着一件外衣,迈着步子朝他家的瓜地走去,劳累一天的他,并未显得怎样疲惫。
  瓜地离村子不远,只隔着一片汪。这个地方难得见到可以称之为湖的水,小的池塘倒是不少,但在这里不叫池塘,叫汪。
  老董头门前的那个汪就是这样的池塘,他家住在村头,他的门前自然是村前了。这个汪的四周是柳树,这不稀奇,这里的许多汪边都种柳树。惟一希奇的是,这个汪里的蒲特别多而且长得特别好,其他的汪里有的也有蒲,但与这个汪相比就逊色多了。所以,这个汪就有了名字——蒲汪,老董头的村子也自然叫做蒲汪村了。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这里的蒲好像没多少用途,除了有的人家用它打苫子,其余的也就自生自灭了。
  老董头绕过了这片汪,也就来到了他家的瓜地,他先把瓜棚里的铺盖整理好,但又不睡觉,再去瓜地边走走看看。
  水里的青蛙声,草丛里的促织声,叫成一片,但他是不会享受这美好和谐的乐曲的。
  这样如白昼的月夜下,是很少会有人 “光临”他的瓜地的,但老董头分明看到了一条黑影向他的瓜地逼近。
  “咳,咳……”老董头咳嗽了两声。
  可黑影不为咳嗽声所动,仍然从容地向他的瓜地移动。
  “谁?”
  “狗日的老董头,连我都不认得了……”
  “捕捕拳是你个狗日的,吓我一跳啊……”
  “捕捕拳”是同村的老田头,已经六十多岁了,但他依然叫老董头为老董头,因为老董头并不显得比他年轻。老田头年轻时参过军,这是他茶余饭后和别人聊天的资本,“捕捕拳”其实叫做捕俘拳,老田头在部队时练的拳术,现在估计也忘了。但当别人惹他生气的时候,他总会说,我使出我的“捕捕拳”把你怎样怎样,因为它吐字不清,捕俘拳就成了“捕捕拳”。从此,他就落了个“捕捕拳”的绰号。
  老田头是有过老婆的,那是他刚复员时候的事,他老婆出奇的漂亮,究竟如何跟了老田头,很少有人会清楚的知道实情,自然也就会有很多人闲着没事瞎猜。婚后,他老婆还给他生了一双儿女,因此也撇下了这一双儿女,跟别人跑了。不过,倒也没见他怎样伤心过,也没见他续弦,拉扯着儿女过着。如今儿女都成了家,也了却了他的心头事,更加逍遥自在了。
  “老田哥,今年的瓜还好啊?”
  “什么好孬的,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也不指望着它怎样了。”
  “你是苦尽甘来,我就不一样了……”
  “我说老董头啊,人这一辈子横竖都得过,老话说的好,‘能在世上挨,不在土里埋’,想当初……没什么好说的……”
  老董头知道勾起了老田头的辛酸往事,也不便搭话。
  “今天闺女给我送了瓶酒,看,我带来了,天还早,来,咱哥俩喝两盅。”
  “嗯。”
  老董头也不客气,两人就在瓜棚边坐了下来。
  “没啥下酒啊!”
  “不用,光喝酒就行。”
  “你坐着,我摘两个西瓜去。”
  “别摘了,一个要卖不少钱呢!”
  老田头只是说,仍旧坐着。老董头转身就摘了两个挺大的西瓜,又来到老田头身旁坐下。
  “嘭”老董头一拳砸开了一个西瓜,分给老田头一半,两人才开始喝起酒来。
  “老田哥,听说你那侄子大狗要揍你,咋回事啊?”
  “日他娘的,别提了,他们家的一只羊被人打了,那个不讲理的老女人以为是我打的,拐弯抹角地骂我,我一气之下就呛了她两句,她儿子就要来打我,要不是我侄子,我就使出我的‘捕捕拳’打他个满地找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蒲汪”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