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蝶与花树(童话)


□ 廖少云

  一

  初夏,黄昏,一只雪蝶很辛苦地从蛹里钻出来。

  她的蛹是悬挂在老杏树一根树枝上的。她爬出来后,很虚弱地站在原地,让轻柔干燥的晚风,来吹干她的翅膀。那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这只雪蝶站在那儿,翅膀微开微合。她的翅膀很大很美,上面有银色的翅纹,金色的斑点。

  当然,雪蝶飞舞起来很好看。要描述她们的飞翔,得费很大力气。她们的舞姿曼妙无比,她们以最明朗的直线、最优雅的弧线、最不可思议的螺旋线,最圆润而变化多端的轨迹,指引你的视线到最美丽的地方——绿茵茵的草地,娇美的花朵,万里无云的蓝天……

  在她们找到花树之后,她们的飞舞更是举世无双的。

  在那一刻,几千棵花树上洁白的梨花同时绽开花蕾,吐出幽香。几万只雪蝶翩翩起舞,穿行在花树之间——仿佛是花树与蝴蝶共舞!在这香与美的盛典高潮时分,天地间忽然金光灿烂,仙乡之门大开——整座山谷变得灿烂圣洁!那是多么美妙的时刻啊!

  哦,还是叫我们回到这只正在弄干翅膀的雪蝶这儿来吧——她还安静地站在那儿,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没闲着。她已经发现离她不远的地方,从另一只悬蛹里,也钻出了一只雪蝶。

  那只雪蝶同样也很虚弱,举着大翅膀站着,等待初夏轻柔而干燥的晚风把翅膀吹干。

  在这几个小时里,也就是说,在晚霞完全消失,月光完全统治大地这段时间里,两只雪蝶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她们知道了自己是雪蝶,并且是姐妹。她们还做了另一件事,就是给彼此起了名字,先钻出蛹的姐姐叫黛莉,后从蛹里钻出来的妹妹叫莫娜。

  黛莉和莫娜,都代表洁白和优美。

  圆圆的月亮升到了巾天,莫娜展开翅膀,飞了起来,她要试试自己的翅膀是不是干透了。

  因为担心妹妹,黛莉也飞了起来。她们歪歪撞撞围着老杏树飞呀飞,一会儿飞到树上面,—会儿飞到树左面,一会儿飞到树右面,一会儿飞到树下的草丛上方。

  她们用那双圆圆的,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对方,目不转睛。她们迷上了对方的舞蹈。她们自己也不停地舞动翅膀,做出一个个更优美的动作,她们知道,看见对方就是看见了自己。

  她们一点儿也不感觉累,虽然从蛹里钻出来以后她们还滴水未进。

  “孩子们,停下来吧!蝴蝶晚上是不应该飞的。”

  “喂?是谁?谁在和我们说话?”莫娜拍打翅膀,尽量停在空中。

  “是我和你们说话,小莫娜,夜里飞翔很危险,你们的翅膀也许会受伤。”

  “谢谢你的好心,那么,你是谁呢?”黛莉问。

  “我是你们生命的港湾,是你们眼前这株老杏树。来吧,好孩子们,再站回到我胳膊上来。”

  老杏树挥动了一下手臂,示意黛莉和莫娜落到树枝上。

  “这儿有一片嫩叶,给你们做晚餐吧!”老杏树把一片汁水饱满的嫩叶送到雪蝶姐妹跟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