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物五章


□ 黄 海

青 春

从东到西,从八楼到二楼,从太乙路到明德门,从木椅到沙发。我想起了1998年,我从土门骑车到一个破旧的印刷厂厂房的四楼上班。桌上一部内线分机电话,不停地响,一次、两次、三次、五次八次地响:有人不断地进进去去,高分贝地喊人,或者她把声音压得很低,窃窃私语,半天——你发现她还在那儿津津有味地嚼着。老板不来这里,一个高挑的女人隔三差五地来抱来一大叠报纸杂志——在我看来,这样气温低下的天气——我们依旧清晰地看到并且想到她乳房丰满的轮廓。是这样的,我们喊她张老师——她是公司老板的小秘,大家都这么认为。剪刀和糨糊准备好了,我们每天的工作是剪。是把稿签粘在剪下来的稿子上。反复去剪和粘。剪下来的纸屑细碎得像大米一样落满了地,然后我们把它彻底地卖掉,换来烟和酒,温暖我们的胃。那时候,我坐在靠东的窗子,风和沙子夹着阳光一起刮进来,落在我的脸上,疼痛。我不断地用旧报纸挡住它们,我不停地跺脚、搓手。中午,我一个人和那些泥瓦工和建筑工一起蹲在路边小吃店里喝着55度二锅头取暖。我已习惯了自己的身体像一棵单薄的树,像它那样孑身在冬天的风雪中。
那时候,我读各地报纸、杂志,是我的工作。现在,我还是这样的。我读《生活保健报》、读《美文》杂志、读《书屋》杂志、读库切的小说《青春》、北岛的散文,《失败之书》……这成了我生活的业余部分。这么些年,我一直在编杂志,我编过的杂志有《青少年文汇》《男孩女孩》《小品文选刊》等。这些午,我还做过一些杂工,搞过一个广告公司,东奔西走。我的办公室换了很多地方,桌椅换了很多张,他们青春的脸孔也换掉了很多张。偶尔有人打听我——你还好吗?——我想说的是——我一直还活着。是的,我每天面对生活遭遇的惊恐、压力和不知所措,我还能像海德格尔一样回到诗意的乡下吗?这些年,我的梦里醒着河流、庄稼、金属、村庄、秋天、他们。他们老了,我看见他们额头的皱纹加深了色彩,像大地被阳光晒过之后的颜色一样。他们来自大地深处的心。现在,我距离他们越来越远,在城市的街道中,没有方向。
我常常那样漫无目的地想着一些事情。看见冬天的阳光照在枯树的枝丫上。看见老人蹒跚地走动。看见自己脸上的轮廓愈来愈显那样的层次分明。我看见你们也和我一样,时间走得好快——我让你们忘记了我的名字。

情 人

一个人活着,满嘴的词;他病了,梦里也是话;即使他死了,留在墓碑上的字要比通常死去的人多。
这是事实。昨天夜里,我的疼痛在脾和胃。我满脑里充满内心的惊恐。我翻来覆去地痛,你知道吗?疾病不断滋长,我反复去想这些身体上的事情。上帝要惩罚你,连植物也鄙视你——当药给你吃。你见到光,先对你视而不见,它不断地堆积你身体柔软的部分。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像我白天要不断地打电话,找一个人,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她害怕看见你。你的脸上连光彩都没有,别说青春。你除了生殖器是柔软的,你的皮肤、骨骼、血脂、表情都是坚硬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