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谈爱情中的柏拉图主义


□ 张乃坚

  张乃坚

  对于我这个50后来讲,爱情话题并不算轻松。与年轻人相比,我有许多的往事可以回首、可以比较、可以总结。谈爱情理应谈出点儿真知灼见,从阅历方面看,对于爱情,我是有发言权的。但是,对于爱情,我又是没有发言权的。我毕竟老矣,跟不上时代矣,谈出来的观点未免陈腐,年轻人不见得喜欢听。所以,当我拿起笔的时候,我感到如芒在背,笔端沉重,好像有许多的话要讲又不知从何谈起。

  还是谈一个老得让人忘却的观点:爱情中的柏拉图主义。这是一个遥远的“童话”,远得可以追溯到古代希腊,一位叫柏拉图的雅典老人向世俗社会道出了爱情的真谛。按照老人的观点,爱情是站在爱人的身边默默地付出,这个付出包括日思夜想,不奢求走进,也不祈求拥有,肉体的结合是不纯洁的,唯有精神上的交流才是高尚的至死不渝的。老人的观点,最早由马西里奥·斐齐诺于15世纪提出,从此,哲学字典里便有了一个词语一“柏拉图式的爱情”。我曾经与许多的同辈交流过,令我吃惊的是,我们的观点竟与那位雅典老人的观点如此吻合。不绕弯子地说,我们心中永不磨灭的爱情往往不是现在的她,而是遥远的过去,可能是一个名字一张笑脸一个背影甚至于一个未实现的承诺。当然,我们决不能把这些话告诉老婆和孩子,我们老哥儿几个只能关上屋门,一杯茶,一壶酒,偷偷地谈谈我们的初恋,谈谈“君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陈年隐私,

  其实,在文学作品里,柏拉图式的爱情是多有描绘的。日本唯美派大师谷崎润一郎在其代表作《春琴抄》中,就为我们讲述了一个盲人琴师春琴与学徒佐助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春琴37岁时,有人往她的脸上浇了开水。佐助觉察出春琴唯恐自己看到她丑陋面容的不安心情,便毅然用针把自己的双眼刺瞎,“师傅,我成了瞎子。”“佐助,这是真的吗?”从此,两个人都变成了盲人,他们虽然丧失了视觉,却在纯精神领域里打开了爱情的天窗。当然,这种自虐式爱情并不值得我们去效仿,但是,那种为了爱情宁愿牺牲肉体的精神,无疑为我们留下了无尽的回味。谈完国外的,咱们再谈谈国内,就谈古典名著《红楼梦》吧。话说贾宝玉,他喜欢吃丫鬟嘴上的胭脂,并且与袭人发生过“巫山云雨”的性关系,很难说贾宝玉与这些丫鬟之间有什么真正的爱情,说得不好听一点儿,他吃丫鬟嘴上的胭脂,属于性骚扰行为,与袭人的关系也有几分龌龊,谈不上高尚。但是,他与黛玉的关系就完全不同了。“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两个人“心有灵犀”。但是,又不能阐明,只能苦苦地在心中煎熬,至于去吃黛玉嘴上的胭脂,宝玉是连想也不敢想的。实际上,这就是“谈恋爱”,按现在的话讲叫“交朋友”,现在人不是也把“谈恋爱”说成是“交朋友”吗?古人创造“爱”字,很有意思。“爱”字的基本构成是“心”字和“友”字,用心去交朋友就是爱。古人为什么不把“友”字,改写成肉体的“肉”字呢?其中玄妙,令人深思。我认为《红楼梦》中宝玉和黛玉的爱情就很带点儿柏拉图式的色彩。当然,我们不能说曹雪芹是受了柏拉图的影响来塑造宝黛关系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代,曹雪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柏拉图是谁。但是,在对爱情的理解上,东西方这两位文化巨人却不谋而合,这就叫“心有灵犀”,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这就叫对某些观点的认同是不分国界,甚至于是超越历史时空的。

  闭住你的乌鸦嘴!你谈的不是日本就是古代中国,与现在生活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大概会有年轻人站出来冲着我大喝一声。好,那就让我谈一个活着的人,一位我们都熟悉的慈善家李春平先生。也许大家都读过《忏悔无门》,这本曾经被《泰晤士报》称作中国400年也不可能再出现的爱情传奇。传奇虽说是传奇,可它却是真实的故事,真实得如莎翁所述“不是从心底飞出来的话一句也不说”。如果说李春平坐在北京饭店里“钓鱼”是出于无奈还带有几分龌龊的话,那么,当他遇到克劳迪亚女士以后,他的情感世界是不断受到升华的,我们不能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待李春平先生与克劳迪亚女士的关系,因为世俗的眼光往往看不到人类灵魂的深奥,用世俗的眼光看问题往往把人都给看扁了。实际上,真正的爱情是超越国际超越年龄超越无限的。克劳迪亚女士曾经与李春平先生定下“天堂之约”,我想李春平先生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会赴这个“天堂之约”的。虽然,在与李春平先生的交往中,克劳迪亚女士难免带有几分霸气和自私,但是,当这个美国的亿万富婆临终前向“虾弟”作忏悔的时候,当她叮嘱李春平先生“美国不适合你的生存,你还年轻,回到你的国家和亲人的身边去吧”的时候,克劳迪亚女士就已经把爱情升华到一个无可企及的高度。同时,这份儿“情”也深深地打动了李春平先生的心。实际上,没有人能像克劳迪亚女士那么理解李春平先生,其中包括李春平先生所有爱过的女人。如果说李春平先生与克劳迪亚女士之间产生的不叫爱情,那么,真正的“爱情”又是什么呢?难道无性婚姻,男女之间就不存在爱情吗?难道只有青年男女在床上的欢乐才算爱情吗?

  乌鸦嘴就要闭上,不过,我还是想再唠叨几句。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这样话的资格,我希望做父母的不要过度干预儿女的婚事,特别是孩子们的情感世界,应当让他们到爱情的世界里去经风雨见世面。说句实话,至今我还没有见过一位经历过真爱而感到后悔的人,后悔的大概是那些这辈子根本就没有勇气经历真正爱情的人。

  责任编辑张颐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试谈爱情中的柏拉图主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