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拼到最后拼文化


□ 童道明

拼到最后拼文化
童道明

  艺术家在艺术处理上的一切成败得失都与艺术家本人的文化修养有关。
  
  童道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文艺评论
  
  俄罗斯电影批评史上有桩公案,我铭记在心。是关于电影《复活》的改编的。
  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开篇,写女犯玛丝洛娃在两个士兵的押送下,走出牢房上法庭受审。小说里有段一只鸽子与玛丝洛娃擦肩相逢的细节描写——
  女犯的脚差点儿碰到一只鸽子,鸽子腾地飞起来,扇动着翅膀擦过她的耳梢,掀起一阵清风。女犯微微一笑,便想起自己的处境,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
  但到了电影里,“一只鸽子”变成了“一群鸽子”。电影导演这一自作聪明的改动,遭到了评论界的一致批评。我还记得有位影评家是这样说的:“托尔斯泰小说里的‘一只鸽子’是个形象,而电影里的‘一群鸽子’反倒不是形象。”这个批评是有见地的,能让我们深切地认识到艺术分寸感的文化意义。因为玛丝洛娃与“一只鸽子”的短暂亲密接触,构成了一个有意味的形象组合,而电影里的“一群鸽子”弄巧成拙,反倒把这个有意味的形象组合破坏了。

  这说明了导演文化的重要性,因为导演的形象思维反映着导演的艺术趣味与文化水准。于是,不久前张艺谋对李安的一句评语格外引起了我的注意。
  9月10日,我在日记本上记了这样一段文字——
  报载李安《色,戒》获64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后张艺谋的评介,说李安“中英文造诣好,贯通中西影坛,李安是第一人,《色,戒》能获奖是因为这部影片感动了所有评委。”
  要言不烦。张艺谋把李安和《色,戒》的成功之道一言以蔽之了,那就是:一个有文化造诣的导演拍了一部有文化品位的电影。
  此后的各种媒体对李安与他的获奖影片还有很多很多的报道与评述,我很看重在9月16日《北京晚报》上读到的这一节信息——
  李安决定是否开拍一出电影只基于一个大原则:“我只拍好故事,不会考虑是否卖座,不会计算奖项,不会为大卡士度身开戏。”简单而言,不会本末倒置。
  李安的这个“大原则”,是一切带有独创性质的职业文化的起点。只有不本末倒置,也就是不事先考虑是否卖座、能否获奖,你才可能完全按艺术规律行事,心无旁鹜地进入创作状态。
  在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的片头里,我们一再听到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丁肇中教授的警告:如果一个物理学家是为了得到诺贝尔奖而搞研究那是极其危险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