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纹


□ 钟晶晶

  上篇
  
  1
  民国二十六年,闰八月。我十七岁的外婆沈淑敏从昏睡中惊醒。桂花树婆娑的影子在窗外晃动,她看到父亲和一位陌生老人站在床前。老人深陷的眼窝宛若树洞,目光澄澈如洞中古潭。他拿起外婆的手,细细打量那白皙的掌心,颤巍巍的寿星眉挑起又放下,之后是长长一声叹息:
  姑娘,记忆挡住了你所有的路。
  一阵寒意掠过外婆的脊髓。天边,正响起隐隐的雷声。
  外婆居住过的那座老屋,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它坐落在南方郁郁葱葱的竹林中,瓦楞乌黑,茅草萋萋,在她弥留的日子里响着清冷的雨声。外婆说这老屋常常闹鬼。外婆说在她十七岁那年,看见—个白衣女人走到了长长的回廊尽头。浓云密布的傍晚,天色幽暗,那白蝴蝶般的女人沿着楼梯飘然而上,了无声息,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长绳牵引着。外婆跟着那女人来到楼梯尽头,再向前一步,脚下就是幽深的水塘……就在这时父亲挡住了她。父亲伸出胳膊在空气中一砍,那女人的微笑便如水中月亮豁然破碎。外婆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外婆病倒了。人们把她放在帐子里准备埋葬,直到那神秘的老人出现在她身旁。
  我不知外婆在那生死之交的门槛上转了一圈后是什么感觉。昏迷五天后她睁开眼睛,一盏油灯在她的头顶上方亮着。她的呻吟在幽暗中引起一阵恐慌,空气颤抖,人影晃动,一张皱纹纵横的老脸俯向她,那是她的父亲,他说:
  妹子哟,你咋又活转来了!
  在外婆的家乡,“妹”念作“霉”,“子”念作“崽儿”,所以这位父亲见到昏迷了几天几夜的女儿苏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应该是:
  “霉崽儿哟,你昨又活转来了!”
  老人的语气中透着惊喜,却也有着悲哀、无奈和埋怨。这悲哀无奈的语调给外婆心底带来一阵寒意。她想起似乎有个算命老人来看了她的手相,在随后的几天里,从父亲注视自己的忧郁目光中。从亲戚们躲躲闪闪的话语中。她隐约昕到了一个词——手纹。他们低声议论的是她的手纹。这手纹曾被那老人破译和解读,像一道符咒、一个密码,隐藏着她生命的所有玄机。而且她知道这手纹是不祥的,让人深感忧虑的,似乎和她遇见的那个白衣女鬼有关。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让父亲宁愿女儿就此长眠不醒,也不愿让她去亲历呢?外婆对着烛光细细打量自己的手掌。平整白皙的质地,没有一处瑕疵和破损。那独自隆起在大拇指根部的是金星丘,隔河相对的是月丘,之间绵延着广大的火星平原。沿着四根长指一字排开着水星、太阳、土星、木星丘。三条河流纵横交错,分别展开着她的情感、智慧和生命。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下面隐藏着什么?那化身为女鬼的厄运潜伏在哪一道丘陵的背后?年轻的外鎏突发奇想。夜晚,用一只篆刻用的刻刀,她对着自己手掌上的那些纵横的河流,切了下去。
  她痛苦的哭喊并没让父亲扭歪的脸流露任何怜悯。终其一生,父亲从未对她如此痛下狠手。得知女儿割破手掌,父亲暴怒异常。那从天而降的巴掌,带着沉重和呼啸。一直响在外婆的记忆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