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拉布达林


□ 萨 娜(达斡尔族)

  这个叫拉布达林的小渔村,坐落在额尔古纳河边上。它周围是旷远无际的原野,更远的地方横亘着绵延起伏的山峦。小渔村里总会有外来的人安家落户。那些到处漂流的打鱼人很容易相中这个地方,他们找一片肥沃的绿草地,用锋利的钐刀切出一块块草坯,然后在河边盖上夏季阴凉冬季温暖的土房子,就长期定居下来。他们居住的年月很久后,又把新流动来的打鱼人视为异乡人,却淡忘了自己也曾有这样漂泊不定的打鱼经历。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的血统留在这儿,留在河滩和沙砾上,留在一望无际的原野里。那些低矮结实的土房像一顶顶泛出黄碱的草帽,错落着扣在杂草繁茂的河岸边。
  这一年的初夏,天空经常阴雨连绵。额尔古纳河水高涨起来,哗哗地拍击着柳根婶家东面的柳条篱笆。她连做梦都梦见亮晶晶的水浪像无数条鳇鱼,甩动幽蓝的尾巴跃进屋里。
  第一个听见河里哲罗鲑鱼叫声的是柳根婶。她正在剖鱼,然后把腌制好的咸鱼卖给鱼贩子。河面刮动的风声开始尖厉起来,一股浓浓的咸腥怪味飘飘悠悠地朝渔村弥漫着。柳根婶响亮地打个喷嚏,接着便听见河面传出孩子般的叫声,悲凉而孤寂。
  柳根婶手里要剖膛的鱼滑落到地面,她看着沾满尘土的鱼起劲地跳着,心也怦怦地一阵狂跳。每年的初夏,总有一种哲罗鲑鱼的呼叫声升起在风高浪急的河面上。谁也没捕到过这种神鱼。在人们的传说中,它长着红色的眼睛,发出的叫声像饱受苦难的孩子。人们一旦听到它的呼叫,心情便格外沉重,总会想起走进另一个世界的亲人,从前经历过的许多苦难和一切不如意的事情。
  村子里寂静极了,风把所有的房子都拢到怀抱里,任它们像野花那样惊悸地颤抖。柳根婶听见院里柴禾堆散落的响动,似乎有人搬动它们。她能想像得出几个淘气的孩子偷偷拿几块木子夹在腋下,飞快跑掉的慌张样子,便对着硕大木盆里缓缓游动的鱼说:“我也该去河边啦,去晚了,鱼神会责怪我心里没有诚意,那可委屈我呐。”
  南面窗户对着的小路突然浮起许多人走路的声音,几个女人走过那里便大声喊叫:“婶子,快祭神鱼去呀,来晚了神鱼就走啦。”
  柳根婶慌慌张张地答应着,听着她们的脚步声像风中的碎石子,传出很远还在轻盈地跳动。她伸出手捡起地面的鱼,用刀刮去闪闪的鱼鳞,待到剖膛时便觉得有些手软。刚才她剖开的七八条鲤鱼肚子里都有鱼子,那些米粒大的金黄鱼子抱成团,似乎正在鲜血里微微颤抖着。她便暗自责骂自己。现在她屏住呼吸,用刀尖划开鱼膛,正像她希望的那样,这条鲤鱼肚子里没有鱼子,她顿时感到一阵快意,像月亮升上了天空,吉祥的云雾也弥漫进心中。她抬起头仔细聆听小路上的动静,依然有人在走动,但那沉稳的脚步声不再是逢事便叽叽喳喳的女人了,而是男人的。她舒了一口气,是到该她出去的时候了,而河面的风也明显虚弱许多。
  柳根婶来到河边时,已经有几簇篝火点燃起来。那篝火在灰蒙蒙的天光里呈现出淡淡的黄色光泽,像一只只温暖的手伸向空间。不过,有的人家仍然架着柴堆,耐心等待风势更小一些才点火,这样就不必担心火星飞溅到草地里,燎烧了地面的枯草。当柳根婶路经他们寻找地方时,大家便亲切地喊:“过来呀,跟我们在一起吧。”她只是感激地笑着点点头,并不停下脚步,因为这里习惯以家庭的方式祭祀,她不想随便插进哪家里,给别人找麻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