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快乐何申


□ 郭秋良

我与何申相识几十年了。他给我的感觉很多,若说最主要的,我看是快乐。他快乐,并感染他人,于是,我们在一起总是愉快的。这在当今,很难得。
今年盛夏的一个下午,我与何申夫妇去市郊山上的果园摘杏。杏大,有白有黄,甚是好看。果园主人与我们在树阴下聊天。本来是要放松一下的,但何申听听就帮着出主意:给果园起个响亮的名;他自己要写篇文章;还要找记者来拍照。总之他是要帮着把这个果园的名声推出去。往下,在饭桌上主人拿个本请他签字,他干了杯酒,唰唰地就写起来:乙酉之夏,热河城外,正值山青水秀熟杏挂枝之时……
这篇即席的小文,如今已让果园主人熟背,成为介绍果园难得的文辞。这就是何申,他做这些事时很快乐。我知道,这快乐的深处,是他的善良,乐于助人。
我今年七十,何申五十五。当初我在承德地区文联办文学讲习班,借用地委党校的地方。何申那时是那儿的教员,不用指派,他主动帮着张罗。搬床扛草垫,报到买饭票,还以他的名字在学校图书馆借了大量的书。结果班散了,有的学员把书也带走了,共几十本。这怎么办?结果都由何申自己赔了。问他为什么不追要,他说一是会弄得人家不好意思,二是学员多是大山里的小青年,他们也太需要书了。说这话是1982年的事,那时人们生活还很困难,经济条件都很有限。我是事后知道的,说应该由文联赔,怎么你赔了。何申说是我借的,可不就得我赔。
我觉出这个何申是个好人,同时他也能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作家。于是也就愿意帮他。那一年,他晒得黑黑的从乡下抗旱回来,把《乡镇干部》的稿子给我,请我提意见。我看了,觉得非常不错,立刻就寄到《长城》。过几天何申来了,我说你别改了,等着发表吧。结果,从《乡镇干部》起,何申一发而不可收,写乡镇干部的作品一篇连一篇。而那时他一直在地直单位当头,杂事难事极多,可从没见他愁眉苦脸,总是快快乐乐的。我曾在他的一本小说集序中写:像变戏法一样,看不见他在写,好像一背手,就又拿出一篇,几年间,他连着发了几十个中篇。记得是1990年夏,当他发到十个中篇时,我主持给他开了个作品研讨会,请来了不少北京和省里的评论家。大家都认为何申在新时期乡土文学的创作中很有前途。按说受赞扬,本该高兴,何申却很难为情。原因是他连作家这个称谓都不敢接受,一再说自己就是个业余作者。也难怪,除了在地区讲习班上连帮忙带听课,到那时他还没参加过其他任何文学活动,连省作协的会员都不是。后来省作协让他交会费,给了证。何申挺高兴,揣在兜里给人看。人家看了说你这证作废了,又发新证了。何申问是不是还得再交换证费呀。
何申是快乐的,他心胸开阔,不计较个人得失。他写第一部长篇《梨花湾的女人》时,他已是地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距部长一步之遥。当时我们不仅认定而且都积极向上推何申。这也是有根由的,他1984年当地区文化局长时年仅33岁,是全区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尔后他被列入三梯队,送省党校学习,是大家都知道的后备人选。可能就因为写小说,他在仕途上屡屡受阻。他请了20天假在家写,写到第七天时,又叫他去主持一个会,会上他听说自己被调到报社当社长,当时老总编还在,让他当二把手。按说应该提点条件。何申也提了,但提的是:再给我十天假。一个月下来,32万字的长篇写出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