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访文坛“老祖母”冰心(散文)


□ 何启治

  特邀撰稿 何启治

  题记

  冰心,原名谢冰莹(1900年一1999年),福建长乐人。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1921年参加文学研究会。1923年毕业于燕京大学中文系,旋即赴美留学,获威祺利女子大学硕士学位。1926年回国后,历任燕京大学、清华大学等校教师。1946年赴日本东方学会、东京大学文学部讲学。1951年由日本回国后历任中国作协第二、三届理事及书记处书记、顾问、名誉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名誉主席。1919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诗集《春水》、《繁星》,小说集《去国》、《往事》、《晚晴集》等,散文《寄小读者》、《再寄小读者》、《三寄小读者》、《樱花赞》、《伏枥杂记》等,儿童文学集《小橘灯》。还有《冰心著译选集》(3卷),《冰心文集》(6卷)问世。《空巢》获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冰心,是二十世纪的同龄人,是我们曾经尊敬地称之为文坛“老祖母”的前辈作家。我仰慕已久却无缘谋面。直到上世纪的1986年以后,因受朋友所托,或编辑工作的需要,我才有了拜访她老人家的机会。每次晤面时的见闻感受,都历久难忘,且觉于为文做人,了悟人生都大有裨益。

  如今,冰心老人离开我们倏忽间已经有十几年了。但当年我所见文坛“老祖母”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仍然历历在目。谨对其中的三次访问作实录体的记述,以飨读者,兼以自勉,并以这些简朴浅陋的文字,表达我心中永久的敬仰和深深的怀念。

  欢快的“愚人节

  1986年春暖的日子里,湖南文艺出版社的老编辑刘谈夫来京组稿,说该社准备出版现今健在的一批老作家的书信集,名单中有冰心。我便向老刘推荐我的同事、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高级编辑周达宝来承担冰心书简的整理、编辑工作,因为她曾是冰心的《小橘灯》一书的责任编辑。我们几个当然必须先去拜访冰心。虽征得了她的同意,可行前又不禁犯起了嘀咕:冰心已经是86岁的老人,医生要她静养,好不好去打扰她呢?

  还是达宝拿的主意。她说:“我这里有一盆君子兰,是李玲修让我捎给冰心的。我们就叫一辆出租车,带着君子兰去闯一闯吧!”于是,我们带上那盆珍贵的君子兰,便直奔西郊而去。

  到了中央民族学院,才知道冰心已经迁入该校专为高级知识分子盖的新宿舍楼里。我们一行中,年近半百的我算是“年轻”的了,于是便自觉地捧起了那盆君子兰。上了二楼,一拐弯,只见米黄色的门面上赫然有黑墨涂写的“医嘱谢客”四个字,心里不禁有点犹豫。但既然大老远的来了,也管不得许多了,于是叩门。门开了一道缝,一位清瘦精干的保姆侧身挡着。达宝只好简单地说:“我给冰心捎花来了,让我见见她就明白了。”她边说边往里走,我们便也紧随着鱼贯而入。

  冰心老人正安静地坐在卧室的办公桌旁边,那一动不动的样子,使人立刻想起她那“独坐沉思的脾气至今不改”的自述(见《寄小读者·通讯十》)。可是一见到周达宝,便高兴地拉她的手,温和地笑着说:“真没想到……请到客厅里去坐吧。”我们要搀扶她,她说不用,便缓缓地站起,双手抓着一个形状像车站检票口那样的金属架,不怎么费劲地便来到客厅。冰心一边走一边告诉我们,这轻便助行器是一位美国朋友的赠品。瞧她自信地移步的样子,这助行器确实轻便好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