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漠寂寂胡杨林(外一篇)


□ 唐 颐

“活着不死一千年,死后不倒一千年,倒下不朽一千年”。
用“三个一千年”来评价一种名叫胡杨的树,十年前,我到新疆时第一次听说,很是惊诧。那时正逢金秋季节,大巴经过一处空旷、浩渺的沙漠,当一片古老的胡杨林兀地亮在眼前时,那色彩灿烂得简直令人窒息:金黄色的、金红色的、金棕色的、金紫色的与湛蓝的天色交相辉映,在滚滚黄沙的衬托下,反差极强。此时此刻,丰富的色彩极有可能让你产生幻觉。走进胡杨林,到处盘根错节,千姿百态。有的像鲲鹏展翅,有的似猛虎出山,有的如骏马奔腾……那动感与张力,就如一首古诗所赞:“矮如龙蛇数变形,蹲如熊虎踞高岗,嬉如神狐掉九尾,狞如夜叉牙爪张。”此时此刻,你不免惊呼:世界真奇妙,不看不知道。胡杨林为孤寂的沙漠带来了盎然生机,把无涯无际的大漠装点得绚丽多彩。
新疆的朋友告诉我,胡杨很是孤傲不羁,它即使被黄沙淹没,只留下树冠,依旧生机勃勃,枝繁叶茂,一副傲沙的英雄气派。有诗曰:“胡杨高昂看,沙丘蔓延流。”当地人称胡杨为“大漠英雄树”。看胡杨,只能来新疆,因为这里的胡杨林最集中,占全国面积的91%。在“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中,流淌着我国第一大内陆河——塔里木河。在塔里木河流域里,有一片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天然胡杨林,500多万亩,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最大的一株在北疆的高泉镇,其主干七八人才能合围,树高20多米,树冠荫地达百余平方米。最老的一株在哈密地巴伊吾县,700多年的树龄,高15米,冠盖如伞,寂寂倔立于荒漠河岸上,目睹着沧海桑田的变迁……
后来我才知道,胡杨之所以孤傲不羁,完全在于有着几手过人的绝招。首先,它能与河流形成默契,每当吐絮扬花季节,正是河水丰溢之时,胡杨成熟的种子借风力传播、随河水漂流,一旦有适合的落脚之地,能在几十个小时内迅速发芽、扎根;而且胡杨有骆驼的功夫,它只要在丰水季节喝足一次水,便可维持整整一年的生计。其次,它有很发达的根系,而且靠侧根也能传宗接代。最奇特的乃是胡杨一生要长出三种形状不同的叶子:幼苗期,叶子长成一条细线,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体内水分消耗;成长期,由线形向柳叶形转变,以增强光合作用,加速成长;约15年后,它已完全具备了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树叶则向银杏叶形发展,使光合作用更强。因此,胡杨还有一个别名:异叶杨。
前年,我到北京学习,有幸结识了若羌县委书记张亚平。这位老兄常将若羌县的两个中国之最挂在嘴边:土地面积最大的县,2023万平方公里,比我所在的东南沿海“小”省还大8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最小的县,全县人口266万人。他告诉我,最纯粹的最能震撼心灵的胡杨林在若羌、在著名的罗布泊。当我看到了他带来的画册时,我被感动了。
那是一幅一幅大面积死亡的胡杨林,简直就是一个古战场。那些裸着骨骼的胡杨或站立、或倾斜、或卧倒,似乎都面朝着一个方向,都保持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概,都像一个个铁骨铮铮的壮士。虽然枝叶和树皮早被风沙剥光,但仍将身躯耸向风沙的方向……那是金戈铁马、四面楚歌过后,誓死不肯过江东的楚王子弟兵;那是枪林弹雨、血溅肉飞过后,诺曼底冰冷的海滩上留下的前仆后继的盟军烈士;那是寂寂大漠绝死的荒凉过后,奏响的生命之魂赞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胡杨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