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运的麻雀


□ 高 粱

  我的自白
  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从1966年到1976年,上小学、中学,正值“文革”十年。
  所受教育,可想而知。
  上小学时,家中那几本哥哥们留下的“文革”前的高小课本,都被我翻烂了。得益于这和同村孩子的不同,我写的作文,常在班上当范文念。
  这激发了自己爱好读书的热情。
  可在那山区的家乡,又是在那个年代,哪有书可读啊!山村贫穷又闭塞,初中时还没见过图书室是啥样。到高中了,学校的一间图书室,简陋的书架上,是些当时的政治读物,唯一引起我兴趣的是一套当年版的《十万个为什么》。晚上跑出十里八里去看几个月才有一场的电影,几部样板戏、战争片,让我们看得台词都背熟了。
  这就是我少年青年时所受的文化、艺术教育
  我们是“先天不足”的一代。
  后来明白,相对于生活的贫穷,这文化艺术教育的的贫瘠、缺乏,对人的成长来说,更可怕。
  还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得益于新时代的到来,才使我重新走进校门。文化开禁,国门打开,这才使我知道,自己的祖国有五千年的灿烂文明史,有诗经汉赋、唐诗宋词、明清小说……也才知道国门之外,世界是如此之大,世界是如此多元,世界是如此精彩……
  也才知道,自己的家乡,就有位世界级的文学家蒲松龄。
  就补课,就有了许多梦想。
  一段时间,迷上了小小说写作,在报刊上也断续发表了一些,还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选载一篇。但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寻找原因,还是自己的功底太浅,学养不够,先天不足啊。
  再补课。补文化的课,也补生活的课。就补到现在。
  外面的世界多元,多彩,也有许多无奈。生活中有甜,有乐,也有挫折不公。苦闷,烦恼,有许多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事,苦思而不得其解。
  彷徨苦闷中,是读书,是补课,使我找到了认识世界,认识社会,认识人生的钥匙和途径。
  于是,回思自己的生活经历,面对社会,面对生活,面对人生,就有自己的一些认识,一些想法,一些观点。
  于是,就有了自己想写的小说。
  一次,作家张炜来我们这里作报告,他说:“人,起码要有一毫米的理想!”这话,让我感动,也让我牢记在心。
  北京,是首都,是全国政治、文化中心,神圣而令我神往。写出的小说,投寄给《北京文学》,数次得到了编辑的指教,令我感动,也感激。
  这也增强了我的信心。我想,这课,我还得补下去;梦想,还得有;理想,还要去追求。
  
  一把打麻雀的弹弓寄托了一个乡村少年的英雄梦,少年将经历怎样的追逐与幻灭?他的梦会长出飞翔的翅膀吗?
  
  1
  
  事情的起因,是那天中午,柱子到魏二奶奶家找水喝引起的。
  兔崖村本就在半山腰,可魏二奶奶的家,还在村西三里路外,快到山岭顶了。
  柱子想不明白,魏二奶奶家为啥离村住那么远,到村中的井打水,到村里干活,还有开社员大会啊,都要跑下来,很不方便。
  问娘,娘讲:魏二奶奶家原也是在山下大庄里住的,是大庄里的人家。可魏二奶奶的奶奶,是童养媳,自小就受妯娌们的欺辱。长大和男人圆房后,虽分家过,但仍受她们的拿捏、难为。那魏二奶奶的奶奶,就发奋领丈夫省吃俭用,苦熬十年,在这岭顶上置买了两条子地,在地旁用石头垒起间小屋,全家搬上来,逃离了妯娌们的欺压。日子虽清苦,但毕竟自在多了。用娘的话说,就是喘气也敢张开嘴张大口了,说话也敢扩开嗓子大声了。到魏二奶奶这辈,已是混成十几口人,一个大家了。
  魏二奶奶家有两个儿,大儿是木匠。去年过年后大正月里,柱子的爹请他给姐姐打出嫁用的柜子、箱子。这里谁家闺女出嫁,娘家都要陪送一个大柜子。柜子大大的,近乎四方,下面还有个架子,放在上面小些的长方形箱子,都漆成紫红色,还用银粉画上花啊鸟的,很是好看。这柜子箱子闺女出嫁后,就放在睡觉的屋里,盛放被褥衣裳啥的,靠墙立在那,十分显眼。几年几十年过后,啥都会变,但这柜子箱子不会变,因而它们也就成了这出嫁闺女对娘家或感激思念或怨恨抱怨的唯一物件。
  那木匠在柱子家打柜子时,爹娘顿顿让他吃好的,白面馍馍,晚上还吃芹菜炒肉,喝酒,把柱子馋得直流口水。柱子就想:长大了,我也要学木匠,给人打柜子,吃白面馍,吃芹菜炒肉。
  魏二奶奶家的二儿子,这时还是个青年,前年在山下大庄的学校里读完了高小,是兔崖村读书最多的了,现在生产队里当记工员。那可是有文化的人才能干上的好差事,因而这二儿子整日穿着就不一样,干干净净,头也梳得明亮亮。看到他,柱子又想,我要好好念书,长大了也要当记工员。
  这天是星期天,柱子和留根、二栓来到西岭挖苦菜,还捎带着捉蝎子。那前坡朝阳的苦菜,留根说还没他娘的顶针大,三人挖了半天,也没盖住提篮底。那蝎子呢,三人掀开石板无数,也才捉到一两个。二栓说,蝎子有翅,白天在石头石板下藏着,到了夜间就出来到处飞,公的找母的,母的找公的,它们身子小,就随风飞,可能夜里刮的风,把它们都刮到山那边去了。二栓比他俩大两岁,知道的事就多。看看已经快晌午了,三人都感到嘴里发干,有些渴了,柱子便说:咱们到魏二奶奶家找水喝。他心里想的,是去看看有两个令他羡慕的儿子的人家,家里到底是啥样。
分享:
 
更多关于“幸运的麻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